木柒_沉迷小吉

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推最王最/露米/安雷/瑞金。
....雷嘉瑞/嘉金,谢谢。

暑假怠惰期...zzz
感谢喜欢ʕ •ᴥ•ʔ

「最王」Re(2)

*恐怖游轮设定,ooc向
*血腥描写有
*有原创人物
*剧情狗血

最原终一摇摇头,想要把那句话忘掉。然而另一句话在他脑海中闪现。

“我来过这里。”

最原终一登上游轮时,这一想法从他的脑海中冒出,如同墨水滴入水中,丝丝缕缕的渗入脑海中的每一个角落之中。被水浸湿的身体感觉到了凉意,他感到一阵晕眩。

他回头看向王马小吉,他的表情少见的有些迟钝,察觉到最原的视线后,他嘻嘻哈哈的掩饰了过去,但是什么也没说。

他们对视了一眼,最原终一无法读出那对眸子内的情感,那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他看见王马小吉笑了一下,嘴角上扬,快步走到前面。最原与其他四个人看着他,他转过身,“这地方好熟悉...我想我来过哦。”

内心抽搐着叫嚣着恐惧,最原终一不知道自己何来这种扭曲的情感。

“怎么可能?”伊藤的声音十分刺耳,“喂,你别是在耍我们吧?”

“不要吵了,这游轮上应该还有别人。”最原终一感觉自己的声音十分陌生,“我们先去熟悉一下地形吧。”

“にしし…最原ちゃん还真是关心大家啊!可是我觉得我们会死掉哦!”王马小吉大声嚷嚷着,边转过身背对着他们向远处跑去。最原终一看到他突然停了下来,弯腰捡起了什么东西。

富丽堂皇的巨轮里灯光却很是昏暗,他的影子影影绰绰的晃动着,最原终一来不及说什么,王马小吉就跑出了他们的视线外。气氛突然十分诡异,最原终一感觉到,其他四个人的视线带有恶意,不约而同的落在他的身上。

他突然感到反胃,莫名的。最原终一强打起精神,挤出了一个微笑:“.....我去找他。你们在这等我。”

那四个人站在阴影处,而最原终一却被光照耀着。他们的表情看不真切,木讷的像个行尸走肉。但他敏锐的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不信任。他畏畏缩缩的道歉,往刚刚王马走过的地方跑去。

最原终一想起了一个电影,但他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他好像在经历着那部影片简介所说的一切。

他无法理解王马小吉的行动,即使他想要通过蛛丝马迹来看破现实。最原终一觉得王马小吉的性格真是反复无常,但是他却很喜欢他这样的节奏。

他走在空旷的走廊上,只听得见他一人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最原终一渐渐觉得有些累了,他揉了揉眼睛,不禁打了个哈欠。他意识逐渐模糊起来,迷迷糊糊的担心着其他人的安危,他突然听到了尖叫声。

——听起来像是浅川的声音。

来不及多想,他朝着声音的方向跑,走廊的油画一幅幅的掠过眼前,他看见了旋转的圆圈,让人有些头晕。

他在脑子里记下来时的路线,但他察觉到了异样。游轮上细微的证据表明,这里确实还有其他人活动的痕迹,但他看不见那个人。他不知道那个人是敌是友。

前方是个转角处,看不见情况。最原终一放慢了脚步,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的走了过去,他看见了一个摇摇晃晃走过来的人影,是浅川,没错!他有些激动的走了过去,却被他痛苦的神情和那憎恨的眼神给噎的说不出话来。

“你、你怎么了...没事吧?浅川くん?.....”

他看向他,后者喘着粗气,手捂着后脑勺不停颤抖。最原终一想要查看他的伤势,却被浅川粗暴的打了一下。他迟疑了一下,语气依然保持着温柔。

“我不会伤害你的....浅川くん?”

“你刚刚要杀了我!”

他愤怒的咆哮,一点也不像刚认识时那个文雅的样子,他保持着怪异的姿势,另一只手却直直的往最原那挥去。最原终一意识到,眼前这人想杀了自己。

他的脑海里开始盘旋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船上的另一人,阴谋论。但浅川的措辞却让他十分迷惑,莫非这世上还存在另一个他?

最原终一清楚的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十分生气,论力气他也绝对比不过,回想起之前遭遇风暴时的喊声,他可能是一个水手。他躲过了他的第一次攻击,后退了几步,撞着胆冲他喊话。

“你在干什么啊!”

没有回答,浅川只是颤颤巍巍的向他走过来,最原终一感到了恐惧,在他盘算着要不要拼搏一下的时候,传来了枪声。

他们俩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惊异而迷惑的神情。

正当最原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浅川终于撑不住了,他直直的向前倒在了地上。最原终一瞥见了他后脑勺上有个大大的血洞,这景象不应在现实中发生,他不禁瞪大了双眼。

他迅速的冷静下来,蹲下检查死者的伤口。“钝器伤...”最原终一低沉的喃喃自语,站起身迅速的向枪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他不想再经历与死亡相关的事情了。他也十分担心....他的恋人,王马小吉的安危。








“你没有事吧?王马くん。”

游轮里的灯光比进来的时候亮度稍稍调高,却更让人感到了不适。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歌曲播放着,唱的并不是很清晰。餐厅里的桌子上布满佳肴,看上去是准备丰盛的晚宴。

最原终一看向王马小吉,他正感兴趣的端详着一把手枪,刚刚的枪声正是因为他不小心走了火。他笑嘻嘻的看着那个手枪,似乎在看什么玩具一样。

“当然没事啦!只是最原ちゃん没被吓到,稍稍有些失望呢。”

“......因为你没用过手枪,走火很正常啊。”

最原终一目光有些无奈,经过一番寻找之后,他终于找到了王马小吉,这个性格诡异的家伙围着桌子缓缓的走着,他过来的时候正好在对着红烧猪蹄扮鬼脸。

“搞得...最原ちゃん用过一样。”

王马小吉撇了撇嘴,他举起手枪对准最原终一,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他的手指扣在扳机上,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的太阳穴。最原终一静静的看着他,什么话也没有说。

“呐,最原ちゃん!”他的语气十分轻快,“我们都会痛苦的死在游轮上哦,不如我现在...将你杀死吧?

“......”

最原终一沉默了,他清楚的知道王马小吉不会杀他。因为他们是恋人,除此之外,他所知道的王马小吉,也绝对不会杀任何人。

“比起自相残杀,我们还是找到出去的方法吧。”

他终于开口说话。即使他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要和眼前这个人倾诉,即使他真正想说的并不是这句话。

“一时半会是出不去啦...最原ちゃん。”

王马小吉放下手枪,交还给了最原终一。“刚刚你也听到尖叫声了吧?说不定有人已经死了。”

他指的应该是浅川,最原终一暗想。他露出遗憾的表情,“也是...真希望其他人能够平平安安的啊。”

其他人死亡就会进入新的循环。

他忍住想吐的感觉,竭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他一直记得这句话,但是,他的目的只是...

“所以果然留在原地最安全吧!在其他人过来之前我们不妨聊聊吧?这毕竟是我们的约会呀。”

最原终一心中一暖,便点了点头。

“好的,首先是提问环节!”王马小吉向他露出了自然的微笑,“为什么最原ちゃん在游轮上要戴上帽子呢?”


———————————
恐怖游轮,太绕了,完全写不下去!!
虽然前因后果循环点都想出来了但果然还是有哪里不对劲。x
假装是个日更的帅哥(你别吧
这是个大坑,我觉得我不会写3了(..






评论(5)
热度(10)

© 木柒_沉迷小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