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柒_沉迷小吉

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推最王最/露米/安雷/瑞金。
....雷嘉瑞/嘉金,谢谢。

暑假怠惰期...zzz
感谢喜欢ʕ •ᴥ•ʔ

【APH/好茶组】no title!

*七夕贺文
*标题废
*超短篇

七夕文
*
“你为什么要哭?”

盛夏,蝉盘踞于树荫之间鸣叫久久不息,刺眼的阳光照射在空旷的大地,空气中充斥着阳光的味道,盛夏天里没有什么人会出来闲游的.金发的英国男子撑着太阳伞走在街上,他很早之前计划着这一天前往图书馆看书.

可不远处的树荫底下却有一个人面向墙角蹲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亚瑟放轻自己的脚步走向那里,发觉那个人是在哭泣.抽抽搭搭的,很令人怜惜.

他经不住问道,太阳伞投下来的阴影与树阴重叠,蹲着的人停止了哭泣.

仿佛愕然,仿佛不解,亚瑟察觉到自己开口的瞬间对方的感情产生了剧烈的变化.亚瑟产生了疑惑,他好奇这个人是谁,在中国他似乎也没几个认识的人吧...

【APH/冷战组】生化危机(3)

下章 绝望的尽头

安东打开了他家的门锁,铁质的把手因为腐蚀而锈迹斑斑,老人小心的用手拉住把手,但还是有几片锈片飘落了下来。老人站在原地,看着地面上的锈斑不知怎的眼眶里就积满了泪水,他想起来以前的岁月,他的妻子贤淑大方,女儿乖巧可爱,好不容易三口之家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突如其来的生化危机却打破了这一切。往日热闹的庭院已变得冷清,毫无生机。

过去一年中,他告别了阿尔弗雷德,把精力投入到了对丧尸的斩杀,直至全球秩序的好转,他开始无事可做。孤寂的情感满溢出来,安东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他开始变得有些绝望起来。虽然这个时代比他小时候要和平太多,但他却失去了最为珍贵的家人。他记起小时候的中东纷乱,中日美俄种...

【APH/冷战组】生化危机(2)

中章 顾此失彼

随着丧尸的分流,军队的火力稍稍改变了方向。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开始扣动扳机,绿色的光线不断的停滞了丧尸的脚步,这使得射击更加精准。伊万心想阿尔弗雷德也真是够可以的,只是说绿子弹的效果是放缓而不是停止,如果暴露不就被他害死了。伊万是强大的,绿色的抗病毒液体只给他带来一些轻微的麻醉感,但不至于影响他动作的流畅性。

阿尔弗雷德半蹲着射杀僵尸,子弹对它们的伤害果然变小了,他怀疑有什么力量增强了那些丧尸。在暂且安全的间隙,他瞅了一旁专心射杀僵尸的伊万,但并没有发现那个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他转过头来继续杀僵尸。子弹的伤害实在是太小了,阿尔弗雷德甚至考虑要不要冲上去徒手撕裂那些僵尸,伊万...

【APH/冷战组】生化危机(1)

*没啥逻辑性x

身为英雄的他,仅为赎罪而活。


阿尔弗雷德是一位科学家的儿子。因为这个缘故,他从小就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他在孤寂的童年中长大。其实父亲的身份不一样并没有给他带来些什么,行为上的严格管束,礼仪上的要求之高,都使他压力很大。最让阿尔弗雷德不高兴的就是,他的父亲严令禁止他进入实验室,平时他都被盯得死死的。但越是下令禁止的事情越能激发人的好奇心与逆反心理,阿尔弗雷德长久以来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直到8岁那年的生日,父母都不在家,阿尔弗雷德近乎喜悦的冲进了实验室,那一天似乎有神相助亦或命中注定,没有人发现他的所作所为。

实验室跟他想象中的差不多,墙壁和地板基本上都是白的,很像电影中他看...

【APH/冷战组】两极颠倒(2)

cp向:露米

*日常拌嘴

*后期尴尬以及糟糕

阿尔弗雷德在自己的房间里找了半天,才找到了三升量的可怜汽油。他暗自思索着自己家里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油或者清洁能源了,但起码地下车库里还有个加油场。他索性放弃了寻找,直接拎着汽油桶噔噔的冲到了伊万前面。“你车子还能开吧。”他边看着伊万边问,后者点了点头表示肯定。“那你直接把车开到地下车库里去,那里有个加油站,看你的叙述来说你的车加满油应该是可以横穿美国的。”

“哦..现在的技术果然不同从前了。我还真得感谢一下科技的进步啊。”伊万看似无意的感叹着就走出了房门,“那我现在就把车给启动起来。你去准备一下路上的食物,我们今天就起程。”阿尔弗雷德看着伊万...

【APH/冷战组】两极颠倒

Cp向:露米

*两极不是冷战里的两极

*全程扯了吧唧的伪科学x
(我希望不要有人没看完扯淡的背景就退出去了x)

*其实我觉得背景还是有些过激。不能接受者勿看?

*我感觉露米被我写成话唠。

——————————————————————

    某一天起,世界的科学家突然发现两极地区的冰山开始向赤道移动。他们惊恐着关于地球的改变,各地的科学家开始举办一个又一个的研讨会,讨论地球的未来以及对物理的新定义。地理学家发现,世界的等温线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开始改变,两极地区的温度将会越发增高,而赤道将会成为新的冰天雪地。

    科学家们...

【APH/味音痴】葬

Cp向:米英


The story is about Alfred and Arthur.


洁白的道林纸上墨痕依稀可见,窗边吊兰的影子投映在纸上。


依稀能闻到病房里浓郁的消毒药水的气味。


Chapter 1

到目前为止,我仍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作家。


况且因为某些原因,很多事情我都有些记不清楚了,我去看医生,结果医生告诉我我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我坐在镜子面前,连我的脸都看不清楚,感觉模模糊糊的。幻听丶幻视,更令人感到恐慌的是,我连我为什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都不知道。


朋友建议我去拜访美国著名的...

【APH/冷战组】窒息

Cp向:露米


*因为cp向的原因主观色彩会非常浓厚,雷者避。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露米还是米露,嘘。


*大致是讲阿尔跳海...x没r18,放心吧


*不负责任的脑洞x


那是在1991年。


对于我们来说非常盛大的节日,兴庆的红绿色交辉,黄色的温暖光芒在冬夜里闪烁。挂满了礼物的高大松树,人们互相的笑容与祝福,以及对来年的美好祝愿。


仿佛是讽刺一般,晚宴期间的新闻,竟然不停地播报着那件事情。


与我对立的宿敌,无声无息的,死去了。


.....不。毕竟同为国家...

【APH/冷战组】Depend(2)

>>指望,依赖,依靠


Cp向:Ivan x Emily

回到警局的时候大家几乎都已经休息了,只有几盏灯零星的亮着。艾米丽和门口的保安打了一声招呼就往里走去,她跟她哥哥说好的,执行完任务必须得回去跟他汇报。虽然有些担心他已经睡了,可总归得实践诺言吧。


登上楼,推开办公室的门,那家伙果然伏案睡着了。他手臂还压在一本书上,艾米丽凑近一看发现是高等数学题。一旁还有杯早已冷却的咖啡。他金色的头发仿佛一个小太阳一样,头上的呆毛还在微微晃动,睡相可爱极了。艾米丽凑近然后用手轻轻一拉呆毛——然后阿尔弗雷德就醒了。


“fuck。谁啊——”阿尔弗...

【APH/冷战组】Depend(1)

>>指望,依赖,依靠


Cp向:Ivan x Emily


*这篇很短,没了


*想了想修改一下


——————————————————————————

浓厚的夜色涂抹了天空的幕布,城市由此进入属于夜晚的喧闹之中。在楼与楼之间所形成的小巷子里,有一位打扮的性感火辣的女性,踏着轻快的步子前行。小巷里偶然还有其他人走过,他们或裹挟着尘土的香味,或夹杂浓烈的酒气。那女性却面不改色,高跟鞋在不平的路上踏过发出清脆的声音。


小巷很深,似乎没有尽头。路灯发着黯淡的光芒,根本起不到照明的作用。路边有瓜果皮等垃圾,稍有不慎就会...

© 木柒_沉迷小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