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头像是元气骑士中骑士的春节皮肤(神经病啊!)
写出让自己满意的文字好难。

「僕監」Corrupt(3)

*是生化危机
*ooc注意
*主蓝白,副藤叶/柚茜吧(?)

Chapter2 Ocean(上)
他喜欢海。
梦里有一首歌谣温柔的响彻着,巨大的夕阳似乎将坠入大海,波涛搅动着红色的磷光。


这是生化危机后的城镇,夜幕降临,清冷的月色就覆盖了断垣残壁,发黑的血迹分外明显 ,月光外的地方堕入了深蓝与漆黑的世界,仿佛整个城镇都沉入了深海。
蓝川站在窗边望着窗外。这里是深海中的孤岛,人们手里握着明灯匍匐前行,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熄灭罢了。

科学院,军方,生还者组织。他的脑海中浮现这些词,三叶的话确实让他感到疑惑,但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从他和白田记忆中不一致的地方就能知道,更别说他人与他俩之间记忆中的不一致了。

街道边的车都成了废弃的金属,他的目光扫视着楼底下,僵尸四处游荡着。突然间他听见了易拉罐落地的声音,接着是猫受惊的叫声,他看着一直黑猫穿过了被白惨惨的月光照射的街道。

蓝川感觉自己的心被猛的揪紧。他好久没有这种感受了,组织的人大多休息了。白田也少见的熟睡着,只有一小盏灯亮着。

那猫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他想晚上的僵尸应该会少些,因为这些僵尸的脑海中好像还保留着生前的一些习惯。他边在心中祈祷不要遇见强大的僵尸,边拿起放在桌角上的手枪悄悄地下楼。

他走向街道,月光让他觉得有些刺眼,他眯起眼睛。那只猫仿佛知道的到来,乖巧的呆在那里,边舔舐着自己的毛。

蓝川很喜欢猫,但是因为白田的原因一直也没有养。他出神的望着猫,一边向它伸出了手。

啊……不对。

他在做出这个动作之后才看见了猫绿色瞳孔中的凶光,才察觉了这只猫皮毛的粗糙。他看见了猫脖子上早已干涸的、深深的血疤。他维持着伸出手的动作,笑了。

是赴死的微笑还是觉得自己咎由自取呢。他的心里没有恐惧,倒是有种莫名的快感。下一秒,下一秒,他就会被感染了吧。

猫的爪子划过他的肩膀,蓝川茫然的望向夜空,他流血了,但他感觉不到疼痛,那只猫舔着他的血液,痒痒的。

"……游戏结束了吗。……"
他低语,嘴角仍是浅浅淡淡的弧度。猫停止了动作,他笔直的站在街道的中央,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揉揉猫头部粗糙的毛,皱起了眉。

"手感真不好……算啦,你走吧。"

他蹲下来将猫放在地上,那个猫看着他并且歪了歪头。估计这只猫生前也挺可爱的吧,蓝川遗憾的想。他望向自己的右肩,一道血痕醒目的刺眼。

二楼是基地的医务室,蓝川悄悄的走上楼,找到了绷带。他临走前装的东西塞了一件一样的蓝色衬衫,这倒很幸运。他安静的给自己包扎,然后下楼在对面的屋子间烧掉了旧衣服。

他回到了刚刚那间屋子,灯已经灭了。他躺在地上属于他的铺位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与以前不一样,这会儿他真的是一点困意都没有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进入了梦乡。

这一次,他见到了他想见的东西。……连之前的心情也稍微回想了起来。

一位男子拉着他的手,掌心粗糙而厚实。这是他的父亲,蓝川默默想,他有多久没有见到他了呢。他闻到了海风的清新气息,胸膛似乎被荡涤。

他的父亲牵着他来到海边,海边中映出了他和父亲的倒影。那个男人的影子模糊不清,但他自己儿时的影子却分外清晰。他咽了一下口水,他对于那样的身姿再熟悉不过,但是,但是……

他看着那个男孩略有些肥胖的脸庞,心里积郁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肥川。 "带着戏谑笑意的话语在他的身后响起,蓝色的海突然失去了色彩,天空中飘起了灰烬,他的父亲也不见了。蓝川转过身。

他看见了身穿着国中制服的白田。恨意,陌生而又熟悉的恨意虏获了心脏,他跑向白田,却又被自己难以行动的身躯深感惊讶。他怒吼着,然后向白田伸出了手——
海水变成血红色,白田带着温柔的微笑抱住了他。他发现自己的外表成了现在的样子。

啊,他是多么恨着人类,也深深讨厌着现在的的自己啊。

"我们是挚友……对吧?"白田闭上眼睛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声音温和,"既然我们互相理解,所以不要害怕 。"
不要害怕什么……?他张了张嘴,但是没有问出口。好恶心,他想推开白田,却只回以了自然的笑意,然后他听见他声音里带着细微的颤抖,说道:

"等我们被科学院录取,我们就能——"

……白田和红色的海洋都不见了,只有他一人站在黑暗的空地上。

科学院、科学院……他心中默念。

他从未如此期望自己能够醒来,那个时候的事情,即使想不起来并为之深深好奇着……但仅仅瞥见其中的一角就让他难以接受。他之前是个怎样的人?

猫叫声由远处传来,他蹲下身,伸出手抱住从黑暗中走出的那只猫。他突然发现自己穿着白大褂,他凝视着黑猫金黄的瞳仁,嘴唇颤动: "……小黑?"

啪!!!

从天而降的针筒插入了猫的脖子,黑猫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蓝川沉默着看着这一切。

——他看见了猫绿色瞳孔中的凶光。

右肩袭来的刺痛让他猛然惊醒,他吃痛的吸了口气。梦支离破碎的程度确实让他咋舌,他眼神涣散的盯着破旧的天花板。天蒙蒙亮。其他人自然也没醒,他小心的起身,然后走下楼梯。

他决定换个绷带,听昨天三叶和其他人的对话来看,救出白田之后他们应该会离开大学园区,往另一处被丧尸围住、但可能仍有人被困的地方前进。

"不过,军方这几天应该会路过我们基地呢……他们这几天大概要去对抗另一批丧尸潮,正好经过这条街道。"他想起三叶的话,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他穿过街道,刚想进入治疗点——他在心里对给医务室这个游戏般的称呼。却听见了齐整的脚步声,一个清丽的女声随之响起:"站住。"

该死。他停住了脚步,转过身然后面无表情的看向他们。

是一支六人小队,看装束能确定就是军方的人。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女子,蓝川能看出她的地位应该挺高。但令人疑惑的是她留着披肩发,配上姣好的面容显得很有女人味,与她身上的军装倒形成了不小的对比。

"没吓到你吧?"那个女子温和的说,"幸会,我叫茜。"

"啊……我是蓝川。"他不想搭理军方的人,转身便想离去。茜却又叫住了他。她露出认真的表情:"你是附近的幸存者?没有请求军方救援吗?"

"之前在大学园区的那个救援电话就是我同学打的。"他露出冰冷的微笑,"告辞。"

他说完便转身离去。

茜想起了她昨天刚刚接过的那个电话,但她什么也没说。她看着蓝川右肩的伤口,眉头渐渐皱起。对六人小队下达了原地等待的命令之后,她呼叫上级,询问接下来的指示。

了解情况后,那个素日开朗亲切的军官语气一反常态,变得冷峻非常。茜望着蓝川刚刚走进去的建筑物,手不自觉的握紧。

那个军官——藤说,"跟着那个人,我们应该就可以找到生存者组织和科学院。"

蓝川故意绕了一段路才来到了医务室,显然,那个女子并非等闲之辈。他不满的嘟囔着,暗想这个医务室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便停留了一会。

他在这小小的屋子里转悠,屋子里的东西大都叠放的整整齐齐,蓝川的目光很快就被一本书给吸引,那本书放在桌子的一角。这是科学院编写的,关于病毒的书。

匆匆扫了几眼,他的脑海变得一片混乱。他劝自己不要想其他有的没的,又想着估计也不早了,便走出了屋子。

蓝川认为军方的人已经走了,但他仍是绕路返回。……却不知道自己已处于军方的监视之下。

他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大家基本上都起来了。"你干什么去了?"白田小声问他,目光落在了他肩上的绷带处。

"……我出去散步,结果遇到了军方。我们起了争执。"
白田和其他人似乎信了他的说法,有一些成员还在关切的问他有没有事。蓝川微笑着说自己并无大碍。

"对啦,昨天太匆忙了也没进行介绍。"三叶望着这一屋人,显得落落大方,"先互相认识一下吧?顺便,白田、蓝川,你们会加入我们吧……?"

说到最后,她看上去有些迟疑。大概是因为怕被拒绝吧……白田在心里默默地想着,他笑着说:"当然是会一起行动啦?顺便、我是白田,很高兴认识你们。"

"我是水野~!"一个身穿蓝衣的女孩子说,她看上去活泼开朗:"我也是大学生。"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进行了自我介绍,白田发现组织里大多是大学生。蓝川迟迟没有开口,白田瞥了他一眼,他看上去非常疲惫。他人的视线落在了蓝川身上,但本人似乎没有自觉。白田无奈的笑了,他望着蓝川,轻声说:

"他是蓝川,是我大学最好的朋友。"

这些人很快熟络了起来,许多人在聊天。蓝川则是翻看着从医务室拿到的书,他的指尖轻轻划过书本。"被丧尸伤到或被咬到者,将会迅速出现不适症状。"

……奇怪。蓝川觉得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他合上书本,沉默的盯着封面一角科学院的标志。
他听见了白田在和三叶聊天的声音。

"等会啊,我们要去那里,途中我们会经过墓园……到时候,我们会稍作停留。"

"……墓园里的是之前的同伴吗?"

一切都不重要了,蓝川想,白田的声音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他逐渐听不清三叶和白田的聊天内容了。他的思维好像集中在哪一点上,但是他无法说出他在想什么。
刻意回避脑中早已出现的答案吗?

蓝川的嘴角微微上扬。

他用力的摇摇头,似乎想要摒弃这个想法。但他想知道真相。

"蓝川!出发了!"模糊的声音骤然清晰,白田脸上带着忧虑。蓝川疲惫的站起身,手里紧握着那本书。

"……嗯,出发……"


如果说科学院惯有的那一套是洗脑控制,那么军方就是绝对的监视。

茜眉头紧蹙,此刻她正监视着那幢蓝川刚刚进入的房屋,她推测那里可能是生还者组织的一个据点。

但她知道她此时的行动也被军方所监视着,表面上她率领着那支六人小队,但其实他们头盔上都戴着摄像头。这几人处于互相监视的状态。

他们等了好一段时间,那幢大楼才有人走出来。人群的规模不算太大,但也绝对不算小。茜一眼望见了人群前段身穿绿衣服的少女,并猜想她就是组织的首领三叶。
蓝川则在和他身边的一个男性聊天,不知为什么,茜觉得那男子也很眼熟。

"茜,报告情况。"耳边传来了藤的声音。
“生还者组织应该开始行动了。”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冷静而陌生,确实跟以前相比有了不少改变。“我和小队会盯紧他们。”

“辛苦了,茜。”

之后耳机中只传来电流声,但茜知道军方的监视仍在继续。

茜很想问如果真的找到了科学院——军方的对立面,那又能怎么办呢。她意识到从未理解过这位上级的意图,而不免苦笑起来。她多么怀念高中时那个朋友啊,心有灵犀似是专门形容她们的关系。但是……她与她早就断了联系。

她看见那群人骑上了破旧的电瓶、摩托,然后向着南面开去。茜开始思考,南面僵尸不多,算是安全。……墓园!她意识到了生还者组织要去哪里,心里涌起一阵悲哀。

茜与小队骑上军方的车,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们。

藤的目光扫视着大屏幕,上面的画面大多是颓败的废墟场景。丧尸游荡着,完全的末日景象。生还危机的第一百天,屏幕中几乎看不见幸存者的影子了。

但从监视者能看见幸存者组织的身影,他们无疑是末日中一段亮丽的风景线。这点藤也不得不承认,虽然政府已经不复存在,但军方还是被一股黑色的利益所驱动着。他有理由确信,科学院和军方高层现在都在某处物资充沛的地方生活着。

他身为军方的高层,却不太信任军方。但生存者组织的处境同样危险,军方内部正有组织的筹备物资,但那群平民什么都没有。他的目的是将生还者组织纳入军方麾下,以求双方更好的发展。

他的目光落在三叶身上,渐渐柔和起来……

他们行进的方向似乎是墓园,藤看着地图陷入沉思。生还者组织似乎是会定期扫墓,这一点比军方做的好太多了。

军方只会利用认为他们有用的人,「政府」垮台之后,分成了军方和科学院两个派别,即使他们先前是互利互惠的;这些由政要控制着的组织,基本上都没有民间组织有人情味。

直到军方的技术提高,科学院有了兵力,一切都崩塌了。

藤翻看着手上的文件,眉头渐渐皱起。

军方的目的他清楚的很,管理秩序,重建专制政府。大人物似乎很享受监视他人的快感,做出的决策也像不经过思考般的愚蠢。

他想起了乔治·奥威尔的一本书,手上的动作一顿。他在军方中还算受欢迎,爱讲冷笑话的他显得平易近人,这在高官中很难见到。他应该是个乐观的家伙。

但在心中翻腾着的黑色情绪是什么呢。

而科学院——藤抬起头看向屏幕。茜已经来到墓园,生还者组织的人显得很悲伤。平民的抗击比军方更为艰难,死亡的风险当然更高。但他们义无反顾的加入了组织。

藤看向蓝川和白田。

他记得他们属于科学院,在军方和科学院还没有对立的时候,生化危机发生之前,他们还谈过话。因为——
他们三个都算是「政府」的骨干人员。

所以……

藤微眯起眼睛。

但他突然发现画面的某一角丧尸缓缓爬起,向着蓝川的后背发动了袭击——

“危险!”

生还者组织的某一人拦在了他的面前,但是藤清楚的看到,她被抓伤了。他心里一惊,抓伤即代表死亡。

屏幕上映出蓝川惊愕的表情。

而科学院……
则大概是生化危机的罪魁祸首。

tbc.
————————————
是四月份就大致写好了的部分,其实构思了大部分甚至人设都画好了(?)现在先拆开发上来混个更(你干什么)甚至人设也可以堆起来混更吧!?
暑假的确是可以激情更文的日子啊可是没有蓝白粮吃我要死了!!!啊!!!
最近在肝白蓝的车,可是我自己都觉得好雷(怎么办呢)
这章藤和茜都出来了(?)但好难写啊……还有犯我客串(喂)。总之,我想好大纲了可能懒得写最后就扔大纲嘞(问题发言)

以上!感谢观看和喜欢✨

评论(2)
热度(16)

© 木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