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柒_沉迷小吉

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推最王最/露米/安雷/瑞金。
....雷嘉瑞/嘉金,谢谢。

感谢喜欢ʕ •ᴥ•ʔ
是高中生,所以更新很慢x

子博@弱简
大致堆一些凹凸/小英雄/ES/APH相关
这个号主最王最了!

【APH/冷战组】两极颠倒(2)

cp向:露米

*日常拌嘴

*后期尴尬以及糟糕

阿尔弗雷德在自己的房间里找了半天,才找到了三升量的可怜汽油。他暗自思索着自己家里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油或者清洁能源了,但起码地下车库里还有个加油场。他索性放弃了寻找,直接拎着汽油桶噔噔的冲到了伊万前面。“你车子还能开吧。”他边看着伊万边问,后者点了点头表示肯定。“那你直接把车开到地下车库里去,那里有个加油站,看你的叙述来说你的车加满油应该是可以横穿美国的。”

“哦..现在的技术果然不同从前了。我还真得感谢一下科技的进步啊。”伊万看似无意的感叹着就走出了房门,“那我现在就把车给启动起来。你去准备一下路上的食物,我们今天就起程。”阿尔弗雷德看着伊万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他快要离开这个家了,虽然这里有些不好的回忆,但他总归待了将近一年啊。

阿尔弗雷德带上了几袋薯片和几罐猪肉罐头,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的神情从冰箱里拿出西欧产的牛肉,虽然是在特殊的基地养成的,但还是很好吃。阿尔弗雷德望了望自己脏乱的桌子,决定不带那上面的东西。他翻了翻柜子,有很多粗粮面包,又把这些东西都扯出来了。他暗自想着这似乎还不太够,经过一番寻找后他又找到一箱方便面。话说回来,哪儿来的?阿尔弗雷德顾不着什么了,他有些笨拙的把这些东西搬到门外。他看见车子已经发动,不过伊万好歹有些良心,又把车子熄火然后来帮助阿尔弗雷德。

“你怎么有这么多的东西啊....”“哈。我可是位居旧金山顶尖的男人!”但阿尔弗雷德发现伊万拿着怪异的眼神打量着他,他也就不再言语。伊万的车内部空间很是宽敞,内部还有一个可供人休憩的沙发。阿尔弗雷德把东西放在车的后备箱里,接着擦了擦自己的汗。“你可别告诉我你这一路都是自动驾驶过来的...”“搞清楚,我从那么大老远过来,怎么可能一路上都是自己开啊。”伊万说着上了车,然后舒舒服服的躺倒在沙发上。“你快上车。加好油我们就出发。”

“噢...我只是不想坐在你旁边,整个人霸占一张沙发,也太猥琐了吧?”阿尔弗雷德边抱怨着边上了车,然后大大方方的就坐了下来。“哇,你这沙发质感好赞啊?!”“那是当然。现在我们就去加油吧。”

车子自动驾驶到阿尔弗雷德家里的地下加油站,扑面而来的熏天油味使伊万不得不关紧门窗,他顺便还打开了空调。加完油后汽车缓缓的使出琼斯家的别墅,伊万和阿尔弗雷德看着窗外的景观,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当中。他们心知肚明现在的情况的确是那样:环境恶劣,科技发达,死一样的恶性循环。等温变更造就的地狱光景。

“看到了吧?科学家们说过几年说不定要两级颠倒。”伊万看向阿尔,对方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个牛肉汉堡大口大口的吃着。“啥啊,我们民众不是把等温变更等同于就是两级颠倒嘛。”阿尔弗雷德咕哝着说,“等下……两级颠倒,你是说磁极上的两级颠倒而不是指南极和北极?”他精通于物理学和地理,突然意识到了伊万话里的意思。

伊万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你也不是那么差劲嘛。你想想既然等温变更和两级颠倒这俩分开来讲。那么其中一个名词肯定有其他意思咯。……不过一个月后「纽约之战」就要开始了,我们还是聊点轻松的话题吧。”

“欸,你是说要在一个月后的大战中夺魁,还是等温变更或者两级颠倒会死一大堆人?……然后我们必须乘着飞行器去火星谋生,再去火星上邂逅属于自己的爱情?”

“阿尔弗雷德,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我明明说是谈一些轻松点的话题啊。”车内的空调制造出了些许寒意,阿尔弗雷德把吃剩下的汉堡垃圾丢到了沙发旁的垃圾桶内,像是毫不在意的摇了摇腿。“当然没有……不如我们谈谈以前的生活,我对你除了名字就一无所知了。”

伊万转过身看向望着车顶的阿尔弗雷德,“噢,我是一个俄罗斯人。”“这我他妈当然知道!!你说点有用的东西行吗?”

“好吧,那么你想知道些关于我的什么?”伊万伸出手狠狠的捏了阿尔弗雷德的脸颊,语气中充斥着无奈与恼火。阿尔弗雷德吐了吐舌头,把他的手拨到一边去,脸上露出了非常可爱的笑容:“伊万,要不你跟我说说你以前的感情经历吧?”

“噢……没想到你对我的感情经历这么感兴趣啊,阿尔弗。不过告诉你也没有关系,我以前又不是没找过女朋友。只不过因为个别原因分了而已。”

“我不信。是你没有保护好她吧,或者说你在感情方面一窍不通?”阿尔弗雷德顺手撕开手边一袋薯片,动作十分粗犷的撕开来然后大口大口的吃着薯片。“我跟你说之前我有个女朋友,我对她可好了。她对我也很好,我们相亲相爱……”

“就你这吃相还能找到女朋友啊……我也真够佩服她的。跟你说,我女朋友跟我分开是因为实在受不了我在床上的技术高超——她亲口说的。”

“我去你妈的!”

薯片袋子精准无误的砸到了躺在沙发上的伊万,洒落出一袋的碎渣,伊万闻出了这是土豆烤牛肉味的,因为自己挺喜欢吃的他觉得有些可惜。扔出薯片的投手阿尔弗雷德此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他恨恨的看向伊万,“你开什么玩笑,这样的话你女朋友还不天天赖着你?”

“阿尔弗,我不逗你玩了,咋俩都摊牌吧,其实我们都没有女朋友?我看你浪费了这袋薯片我实在忍不住澄清一下。”

“我就知道你也没有女朋友……说说原因?我主要是不喜欢和女孩子交往啦。”阿尔弗雷德又撕开了一包蜂蜜黄油味的薯片,“你要不要来点?因为我觉得女孩子太娇嫩了,在这个时代里,可能我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好她们。这也是赤裸裸的社会现实嘛。”

伊万伸手拿了几片送入嘴中,“这个原因倒是意料之外的正常嘛,我是因为有一个过于热爱我的妹妹……她从小就很警惕我和别的女性的交往,除了我的姐姐。不过我的妹妹倒是一个大美人喔。”

“是吗,你有姐姐和妹妹啊,真令人羡慕呢。对了,她们现在还好吧?”阿尔弗雷德问道。“好的很呢,我为了不让她们担心隐瞒了我来美国的消息,不过她们好像都已经到纽约了。”伊万边回答边叹了口气,“不过她们战斗力也挺剽悍的不用担心——”

“有你这么形容姐姐妹妹的吗……”阿尔弗雷德忍不住吐槽,他把薯片的垃圾袋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袋子落下去发出清脆的声音。“终于吃饱了,嘿嘿。我睡觉去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伊万。”

“才刚出发你就睡觉啊……吃完就睡,你太懒了。你还不如旧金山的猪呢。”伊万把洒落在他身上的薯片简单的清理了一下,然后扔到了另一边的垃圾桶里。“哈……你没吃过不知道……旧金山的猪可难吃了。”阿尔弗雷德边打着哈欠边坐起身来,“那你说说你这车上能干什么?能看电视吗?”

“你大可以在这个车上找一找,这个车子上的暗箱挺多的,卖车的人是这么跟我说的。我都没有全部翻完过。车上是自带电视的,不过你首先得找到遥控器。我先看会书,你慢慢找去吧。”伊万从沙发左边的篮子里掏出一本精装版的书,然后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阿尔弗雷德转过头看向伊万,“你看什么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伊万简单的回答道,阿尔弗雷德心想描写几百年前苏联的文章他可能真的读不下去,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他打开一个格子,里面有一只尖叫鸡,木讷的眼神盯的阿尔弗雷德有些不自在;他又翻开一个格子,里面整整齐齐放着俄语书;他翻开了下一个格子,看到了一张照片,那张照片裱在一个精致的相框里头,照片上有三个人,中间是伊万,旁边是两位少女,估计是他的姐姐和妹妹吧。

“真是两个漂亮的姑娘啊。”阿尔弗雷德轻声感叹着,把格子推了回去。他继续开格子,终于翻到了遥控器。刚刚伊万说自己并没有翻开过所以格子,阿尔弗雷德心想既然这样不如索性把所有的格子给翻完。心动不如行动!他把遥控器甩到沙发上,然后兴致勃勃的翻了起来。

“你那么亢奋想干什么啊。”伊万瞥了一眼阿尔弗雷德,淡淡的开口询问。被提问的那人却毫不在意般的无视了话中的冷漠,他转过头笑嘻嘻的:“我想看看车上有什么东西。”“噢,你可别翻出一个炸弹啊。”伊万对此没有多大兴趣,于是他继续低下头来看书。

阿尔弗雷德找到了一罐俄罗斯产的牛肉罐头,上面写着俄文的迷之纸条,电量还剩百分之八十五的手机(他想打开可是手机却设了密码),几支里面有着液体的针筒(他觉得比起毒品一类更可能是麻醉剂)。当阿尔弗雷德觉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的手翻到了一个黑漆漆的袋子,他把手伸进去摸了摸那个物体,触感是冰凉的。他把里面的物体扯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呆滞。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倒是告诉我你车上为什么会有这玩意??!”

伊万抬起头来,脸上惯有的微笑也瞬间凝固。“你确定这不是你自己的东西?!我可不知道我车上有这种东西。”

阿尔弗雷德的手微微颤抖,这种东西他可没触摸过。顶多在街道上的sex用品店的橱窗里偶然瞅见到。更何况在他的认知里这玩意是女用的吧?粉红色的小巧外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19岁的阿尔弗雷德以他过去生活中积攒下来的经验,当然知道这玩意被称为jump egg。

以尴尬的场合掏出尴尬的东西面对着尴尬的人吼着话,搞不好接下来会有什么神一般的展开。阿尔弗雷德心想他比如不知道这玩意是啥,搞不好眼前的这位叫伊万的俄罗斯人有什么奇怪的特殊癖好……或者现在露出甜美可人的温柔笑容,把嗓音放的尽可能甜美柔和说“这玩意只是摆设的吧?”来挽救回局面,阿尔弗雷德,你自己在想些什么啊?

伊万“啪”的一声合上了那本精装版《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然后目光迥然的盯着已经呆滞住的阿尔弗雷德。“你拿着这个干什么倒是赶紧放回去啊。”年轻的美国小伙子似乎如梦初醒,连抓带塞恶狠狠的把情趣用品给塞回了漆黑的塑料袋里。“伊万,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车上会有这玩意啊?”阿尔弗雷德有些歇斯底里的吼出了声,这很尴尬,他想。如果是比较熟的人调侃调侃也就算了,可是他压根就不知道对方究竟有什么意图!

“我不是都说的了这辆车上的格子我没有全部打开过吗。说不定这还是汽车公司给的标准配备呢。”伊万脸上露出了有些遗憾的神色,他打开左边的格子翻找着。“我记得我买的车还是美国产的呢,让我找找那款车的宣传单,因为风格有些独特所以很容易就能找到,你等一会儿就行。啊,找到了。阿尔弗雷德,你是美国人吧,那么,你听说过‘hero’牌吗?我看了看标准配备的确有……”

美国的19岁青年阿尔弗雷德,此时此刻面临人生中又一个重大挑战。他有些想咒骂自己已经死去的父亲,后来想到这好像又是自己公司的员工擅做的决定,转而把对象改变成了员工,同时又向前者默默的道了个歉。讲真他不想承认hero牌是自家公司的品牌,更何况是这么尴尬的时候。

“噢。hero牌是我家的牌子。”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伊万在听见阿尔弗雷德的答复之后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有笑。“我差点就忘记了你家还有公司呢。”但声音中明显带有一丝笑意。阿尔弗雷德的手开始忍不住的剧烈晃动,他猛的把黑袋子甩在了伊万头上,袋子里的东西顺势掉在了伊万头上,伊万看见那粉红色的线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22岁的俄罗斯人伊万,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更何况干出这种事的美国人在车里狂妄的哈哈大笑,笑声刺耳到难以忍受。他心想干脆在这个车上把这个脑子缺根筋的美国人做掉好了。伊万把头上的玩意扯了下来甩到了沙发上,抡起精装版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直往阿尔弗雷德那里砸去。后者停止了大笑并接住了这本书,但是手臂却被伊万狠狠钳住,难以动弹。

“阿尔弗雷德·F·琼斯……你找死啊……”伊万盯着阿尔弗雷德咬牙切齿的说,透过他的眼睛阿尔弗雷德感受到了对方对自己深切的恶意。他仿佛看见了一头西伯利亚的大棕熊的一只爪子拍在他的手臂上,下一秒他就要命丧黄泉。紫色的眼瞳里仿佛燃起了熊熊烈火。“谁叫你嘲笑我啊。”阿尔弗雷德瞪了回去,努力从伊万那里挣脱。“喂,伊万,冷静一下,看你的书去……”

然后伊万坐回去了,手里的书却变成了美苏冷战诸如此类的东西。伊万看上去心情很不好的样子,脸上的表情罕见的一直非常冷漠,阿尔弗雷德想搭话也难以接近。他逐渐感觉到了无聊。饱含着刚刚被伊万嘲笑的激愤以及恶作剧的孩童心态,阿尔弗雷德从沙发上跳了下来,他刚刚在车后面看见了一桶水。

“hey!打起精神来吧!伊万!”

伊万听见了阿尔弗雷德在喊话之后就合上书好奇的转过头来,他看见了闪烁着热烈光芒的蓝色眼瞳,还有高高抬起的手臂以及手上提着的桶,wait,你没看见桶里还有水吗别把桶给倾斜过来啊阿尔弗雷德——

哗啦。

“阿尔弗雷德我他妈的******!”

————————————
本来我想这回开车的,不过算是个铺垫。伊万表示下回要好好收拾米米。结尾伊万正式摒弃了身为俄罗斯人的矜持,米:怪我咯?
关于「两级颠倒」这玩意,写的时候我是当南北极的,不过前一阵时间看《惊世预言》的时候发现可以这么写(喂),后几回就让米米和露熊拯救世界去吧。不过他们得先开完车才行x。
然后文中时代美俄关系还是比较好的,伊万看冷战史只是随手拿x,但是阿尔一盆水上去,伊万:啊,我的冷战史。

评论
热度(6)

© 木柒_沉迷小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