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柒_沉迷小吉

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推最王最/露米/安雷/瑞金。
....雷嘉瑞/嘉金,谢谢。

感谢喜欢ʕ •ᴥ•ʔ
是高中生,所以更新很慢x

子博@弱简
大致堆一些凹凸/小英雄/ES/APH相关
这个号主最王最了!

【APH/冷战组】两极颠倒

Cp向:露米

*两极不是冷战里的两极

*全程扯了吧唧的伪科学x
(我希望不要有人没看完扯淡的背景就退出去了x)

*其实我觉得背景还是有些过激。不能接受者勿看?

*我感觉露米被我写成话唠。

——————————————————————

    某一天起,世界的科学家突然发现两极地区的冰山开始向赤道移动。他们惊恐着关于地球的改变,各地的科学家开始举办一个又一个的研讨会,讨论地球的未来以及对物理的新定义。地理学家发现,世界的等温线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开始改变,两极地区的温度将会越发增高,而赤道将会成为新的冰天雪地。

    科学家们认为接下来的几十年来会发生无数的自然灾害,人类说不定会灭绝于此。赤道地区生活的人们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竞相往两极地区迁移。各国纷纷开始调整政策,以应对接下来可能会爆发的各种危机。而动物似乎在这方面比人类更加敏感,随着等温线的移动而迁徙。

接下来的五十年,被称为「两极颠倒」这一现象的黑暗时代。

首先的五年里赤道的热带雨林大批死亡,巴/西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极力抢救,并用热带雨林的树苗与俄/罗/斯、加/拿/大等高纬度国家交换寒带树种。五年之中赤道的温度已经低至曾经的北冰洋水平,而两极地区成了终年炎热的场所。大批大批的人类死去了,瘟疫开始滋生,但很快得到了解决:当时的科技已经不畏惧这些病毒。人们把死去的尸体送到名为「处理所」的地方,工作人员会把尸体化为能源。

前面已经提过,各国的政策已经改变。中/国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成了去往俄/罗/斯的要道,因而在那个时代里攒下了足够的钱。欧洲西部大多国家也开始变得炎热,但发达的科技足以让他们去面对。加/拿/大变成了一个温暖湿润的地方,粮食产量逐年增高。各科学家以为会发生的海平面上升并未发生,大自然似乎在眷顾着他们。

这不是被称为黑暗时代的理由,那定义是由于美国人下的。曾经被称为天之骄子的美利坚,似乎遇到了建国以来最大的自然危机。美/国的气候开始变得非常严酷,粮食产量开始变低,犯罪率开始增高。政府不得不宣布,美/国的粮食虽然已经不多了,但综合粮食产量和储备粮加起来,是够几万人安然的度过一生的。可美国的人口已经达到了5亿人。

「但是——」通告上却是这么说的,「现在我们只有工业和科技,可却没有粮食,这是十分严重的问题。只有优秀的人才配的上被给予优质的粮食,靠着自己的能力,去换取粮食吧。」听到消息的人们开始不安,但人人都想活下去。每个月都有一场比赛,杀人者最多的人能够拿到丰厚的报酬。

“这不是电影!”“简直就是美利坚式的玩笑!”“我们应该发扬人道主义精神……”国际上许多国家都在呼吁。可起不上什么作用,受到气候影响的国家而经济倒退的国家很多,他们开始效仿美国的做法。从此,世界进入了黑暗时代。

故事的背景,就是在这一时期的美国。

——————————————————
旧金山。

阿尔弗雷德拿着一条已经褪色了的蓝色毛巾,像是很烦躁的在家里甩来甩去。家里的罐头还剩不少,这是他赢得比赛拿来的。可他已经受够了腌制的猪肉!他用毛巾抹了抹脸上的汗,脸上浮现出不愉快的神情。“哈,都十月了,还热的不要命一样……”但抱怨无济于事,意识到这点后他停止自言自语,他把毛巾撩在一边,往卧室里走去。

刚进卧室能看见一张脏乱的桌子,上面铺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最惹眼的就是一张横铺着的美国地图。那地图已经有些泛黄,像是饱经岁月的侵蚀有着点点霉斑。他走近地图,用手指着旧金山的位置。他轻声咕哝着“今天晚上这个地方又有一场比赛了,……好麻烦啊奖励估计又是猪肉罐头。我想吃牛肉汉堡啊。”说完之后,他往屋子内部走去,那里有他的床,对面还放着一个电视。

阿尔弗雷德几乎是飞奔到了床上,床单上的薯片残渣让他觉得有些难受,他有些后悔在床上吃了那袋珍贵的薯片。他打开电视,盘着腿托着脸看着屏幕,现在的播的正好是他最爱的英雄电影,阿尔弗雷德入迷的看着屏幕,像是忘掉了刚刚才使他不愉快的烦恼。突然一条紧急新闻插播,正好卡在快要将阴谋揭露的部分,他翻了个白眼边重重的躺在床上,女主播的声音显得很成熟。

可惜不是他喜欢的类型。阿尔弗雷德就把精力放在了播报的内容上,这样英雄片一旦开播他马上就能察觉到。“俄/罗/斯正式证实改变政策,他们决定派人来帮助美/国……”阿尔弗雷德觉得有些好笑,他觉得这种新闻还没有说明一下旧金山的下轮比赛的奖励实在呢,而且实在算不上什么紧急新闻。她说完英雄片继续播放,阿尔弗雷德立刻起身。然后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那句最关键的话语正好没听见,更何况他看的是没字幕的电影!

阿尔弗雷德的内心有些痛苦,有些愤怒。他忍着怒火跳下了床,匆忙的穿着拖鞋跑向客厅里,然后气冲冲的打开了门。满溢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他看见来者的头发就在这阳光之下泛着淡金色的光,脖子上突兀的围着一条围巾。那个人的瞳孔还是罕见的紫色,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眼睛了。但他确信他之前从来没见过这样子的人,他不愉快的“啧”了一声,准备直接把门关上。但门外那个人却硬生生的拉住了他的手,看着他目光迥然。

“幸会。”那个男子说,阿尔弗雷德同样以并不友善的目光看着他。“先生,你要知道我并不认识你。而且听你的口音并不是我们这的当地人。”对方被指出这点以后并没有显得非常惊讶,而是露出微笑“可我专门为你而来,琼斯。我直截了当的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是俄国人,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你称呼我为伊万就行。现在可以让我进你家歇息一会吗?”

他说完便望着阿尔。对方文质彬彬的语气让他挑不出一点刺去驳回意见,虽然光“俄罗斯人”这个理由他完全可以将他拒之门外。“好吧伊万。”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客厅,“可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知道我名字,你的目的是什么。上天,你不会就是俄罗斯政府派来援助美国的人不吧?”他突然想起刚才才听见的紧急新闻,虽然回想起来令人来气。伊万关了门走进房间,打量着四周的视线正好与阿尔弗雷德质问的眼神相对。

“你家可真乱。”他装作没看见阿尔弗雷德质问的眼神故作轻松的笑着说。可对方的眼神总让他觉得不自在,“好吧,我并不是政府派来的。自从几十年前俄罗斯开放国境以来....人种太多了,况且我还是喜欢冷一点的环境。不过旧金山也太他妈热了吧。”伊万说完之后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把围在脖子上的围巾拿了下来,却在把珍爱的围巾放在哪儿这个问题上犯了难。“可你还是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跑来我这里。”阿尔弗雷德走过去拿过围巾,然后挂在了一个木制的架子上,还算干净的地方。

“你真是糟透了。无论是你出现的时间还是你本身,都完美的打乱了我的生活。”阿尔弗雷德拍了拍手并且不愉快的望着他。“假如你不出现,今天我完全可以知道那个电影的幕后黑手是谁!况且你别跟我说要我提供伙食,我这里只有猪肉罐头。你要知道我是《惊天阴谋2:野火燎原》的忠实粉丝!我本想吃着自己的薯片汉堡到天荒地老....该死的「等温变更」。.....”他看上去像是想要继续喋喋不休,却被伊万打断了。

“慢着小伙子,我怀疑你压根就不想听我的解释了。不过你放心,那部分内容我肯定会说。可首先我要破除你对我的芥蒂。”伊万的语调是那么不紧不慢的,阿尔弗雷德先写想一拳打上去;斯拉夫人却只是微笑:“《惊天阴谋2:野火燎原》吗?幕后黑手是乔治,乔治·拉菲。”“乔治!我就说是他,噢我的好伙计,谢谢你!!”阿尔弗雷德激动的一下子跳起来,愣是强行给伊万了一个熊抱。伊万无奈的笑了笑。

“慢着。”“咋了?”

“你丫倒是跟我说你为什么会来我这儿而不是其他人那去啊?”阿尔弗雷德凑在伊万的耳边咬牙切齿的低语,“我不会因为你跟我说了幕后黑手而放弃追问的。”“哦哈哈。碰巧的是我一开始就没打算隐瞒的噢。”伊万以同样的音调反唇相讥,接着重重的把阿尔弗雷德推了出去。“虽然你抱着我挺舒服的。不过谈正事的时候咱俩还是别那样了吧。”

“......fuck。”能听见阿尔弗雷德这么低声说了一句,不过伊万理都没理他。他眨了眨他那紫色的眼睛,瞳孔中闪烁着说不清的情绪。他清了清嗓子,然后慢悠悠的开口:“首先我来旧金山是因为这里离俄罗斯比较近——”

“放屁。”伊万望向说出此话的阿尔弗雷德,他吊着白眼看着自己。“你咋不说你离南极大陆近呢,那里的气候温暖宜人,包爽您那!你赶紧给我如实交来。不然我一枪崩了你的脑袋,这年头美/国杀.人可不犯法。”“要求我说实话的琼斯你,还是老实的交待一些真实的情况比较好吧?首先你应该知道我是知晓你身份才来到这里噢,阿尔弗雷德。一介大资本家的儿子,没想到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啊。”

“我过的很好,伊万。”“我可没叫你插嘴哦。看上去不爱整理房间,但各方面却很优秀。所以你根本就不需要为现在美国全民皆忧的问题发愁。我想说的是,家里基本上都是储备物资的你,屡次获得旧金山周赛冠军的你,真正的样子到底是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伊万看着阿尔弗雷德平静的神色心里有些无奈。阿尔弗雷德就像个大男孩,喋喋不休、热爱阳光与运动。可在这样一个时代,谁能保证每个人像他看上去的那样?

“噗嗤。”阿尔弗雷德却突然笑了,接着演变为愈来愈无法控制的大笑。他甚至一下子跌在了沙发上,那上面的薯片渣猛地弹起,他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伊万警觉的看着他。“哈、哈、哈!我告诉你本英雄几乎没杀过人——因为旧金山的比赛是杀猪啊!这句话可没有歧义,你应该要用你生锈的脑袋好好想想,为什么旧金山的奖品每次都是天杀的猪肉罐头!旧金山在等温啥玩意来着发生之后,猪饲料和猪肉产量不断标高,这里可不像纽约那样危机四伏!我们的政府只是走了形式而已啊。你还真....喂,别打我!”

“你说的话太多了。我逛逛你家,希望你不要介意。”看样子伊万·布拉金斯基似乎心情不好并且不想理他,听完了他的瞎扯就往房屋深处走去。阿尔弗雷德自然也懒得理会,就由着伊万去了。他站在原地,边叹着起边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难看的笑容。——谁说他从来没有杀过人呢?

在这个所谓的黑暗时代里,人心也变得躁动不安。首先他的父亲被莫名其妙的射杀,万贯家产从此落在他的头上,花了几个月他才管理好企业,就来到旧金山来过他的乐园生活了。其实他只是想来看看金门大桥的宏伟模样,哪里想到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有人从金门大桥悲惨的一跃而下。他想着逃离,结果仅有的车也被砸坏了。

结果可怜的阿尔弗雷德只得留在旧金山,去参加那一场又一场的比赛。第一次拿起枪的时候,能感受到手确确实实的在颤抖。刚开始的旧金山还没有完成等温变更,那也只不过是一年前的事情。那时候人很多,气候开始变得极不稳定,粮食匮乏。人们嘶吼着,全然没有了秩序这一说。他颤颤巍巍的举起手枪,奔走在人群当中,身边不时有子弹飞过。阿尔弗雷德开始疑虑自己为什么不选择在企业里好好过日子,而是跑来旧金山受罪。

当时的他也不知道,美国基本陷入混乱之中。华盛顿是治安最好的地方。不过企业因为严格的安保和几乎自给自足的管理模式而幸免于难,但这也只是少数。许多人不得不走上和阿尔弗雷德一样的道路,他们都想活下去,他们不想饿死!

一开始阿尔弗雷德尽力让自己不被人发现,因为这种比赛是只要你参与也能获得一小点可怜的、勉强能维持生计的口粮。直到他发现自己被人瞄准,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令他一枪爆了那个人的头,他发现那其实就是求生的欲望。枪被甩在地上的那一刻,当地政府宣布这场比赛的结束。参与奖仅仅是一小块的压缩饼干。而这次,他得到了很久没吃的原味薯片,以及两块压缩饼干。

他的视线瞄向冠军——那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大袋子,看上去是拥有了充足的物资。阿尔弗雷德发现自己开始陷入矛盾之中,一边是对那些物资的渴望,一边又是杀死人良心上的谴责。他不得不打电话向高中时期关系要好的学长诉苦,那是一个从英国来的交换生,比他打个两岁,叫做亚瑟。亚瑟在电话里难得认真的听完他讲完那些话,之后表示他会来美国。

“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愧疚,阿尔弗雷德。”英国人的声音听上去很严肃,“世界已经变了——我上小学的时候就时常听大人提及这件事情。他们说热带雨林大批死亡,某国跟某国又达成了某协议。可那时的伦敦可没现在这么热!咱俩上高中的时候美国凉快着呢,下周我就去纽约见你。”

“可老子在旧金山啊!”当时阿尔弗有些无奈的嚷嚷起来,可亚瑟并没有去理会他。他说“现在我去纽约也方便一点,在纽约我还能联系几个当年的同学。至于你在旧金山的事情....阿尔弗雷德,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好吗?等我把伦敦的事情处理完就去美国。”

“好吧,亚瑟,还有一件事.....”可他还没有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阿尔弗雷德看着手中的手机沉默了。他想要告诉亚瑟的事情是关于纽约的,旧金山的状况如他所见,不是一般的烂。而他从新闻上得知的情报是纽约目前是全美最混乱的地方。鬼知道亚瑟去那里会发生什么!他暗暗的咬了咬唇,希望上帝能保佑他吧。

从此阿尔弗雷德开始在这条错误的道路上走了下去。其实大家、任何人都没有错,不是吗?所有人是为了粮食而战斗,而他亦是如此。儿时的训练在这时也起到了效果,他成为一匹突然杀出来的黑马,站在了旧金山的顶端。他开始有了丰厚的物资,也不像以前那样担忧未来。但阿尔弗雷德能感觉到自己的心灵开始磨损。直到人数已经不能锐减,旧金山的猪和饲料产量上升。需求和供给开始变更,他才觉得自己好受一点。

他感觉自己是在做梦,行动是身不由己,可醒来时却发现手上沾满了血迹。回头看向身后,一条由血铺成的道路在不知不觉中蔓延开来。然后,阿尔弗雷德·F·琼斯,也不知不觉的变成由“谎言”构成的生物了。

“你在想什么?”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阿尔弗雷德抬起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发现是伊万。那个人狐疑的看着他,却没有在话语里表现出来。“我刚刚在你家大概走了一圈,不得不说你家真的超级乱啊。不过你家猪肉罐头真的好多,可惜我比起猪肉更喜欢牛肉。”“哈,我也是。”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但又像想到什么般看向他,“对了,你开车过来的吗?”

“是啊....跟你说我就驾着我的爱车开过了白令海峡隧道,穿过阿拉斯加州和加拿大来到了这里。过阿拉斯加的时候有些费力,不过他们一听说我是俄罗斯人就放我过去了。加拿大那里更是畅通无阻,这件事情发生之后,那边的气候更加宜人,所以没有美国这么乱。况且他们热爱和平。开到那里的时候我都没油了,他们还送给了我免费的油。虽然现在也没有多少了。”

“加拿大的状况听起来倒是挺不错,这样我也不用担心我那个在加拿大生活的哥哥了。话说你有车啊,那太棒了!接下来我们就去纽约吧。”阿尔弗雷德的话语中有着抑制不住的激动,他湖蓝色的眼睛能看见欣喜的光芒在闪烁。“我早想脱离旧金山的猪肉罐头了,噢!据说纽约的奖品仅参与就有巨无霸!而且你既然知道我的一些事情,你也该知道我从小在纽约长大……”

“纽约?那可是全美最危险的地方!而且你应该好好想想我们怎么把车给开过去……不过如果你家里有汽油的话,我们现在就能出发。”“你倒是挺爽快的嘛,我家里当然有汽油啦?冠军的魄力可是不可小觑的!况且现在科技可是非常先进的,我爸的公司在几年前研制出了一种东西,能让你的车在别人面前看上去是一片虚无……接着你就可以架着车穿过别人的身躯啦!”

“你们就不会研制那种瞬间移动的东西吗。”“啊……这种东西在五十年前就研制出来了,我们也不需要再投入更多精力去投入了什么了。况且瞬间转移的话有些微笑……尤其要指出的是,你不觉得老老实实的进行旅途更好玩吗?好了,不唠嗑了。我现在去收拾一下东西,然后把汽油拿出来,我们就出发。”

阿尔弗雷德说完这句话走进了里面的房间,随后屋子里传来了什么东西被打翻的混乱声音。但伊万并没有在意多少,他心里暗自惬意着阿尔弗雷德没有提起他的身世,以及思考起一个月后在纽约的一起重大的比赛,其盛大程度前所未有。伊万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是否知道这件事,不过他此时此刻去纽约,似乎已经是给他的疑问给出了答复。

那场比赛……能决定众多在美人员的去留。

TBC.
————————————————————
首先我想营造美国大片的感觉,可惜失败了。其次我想写他俩逐渐在车上干起来。[?]感觉这次的背景好矛盾啊,时间大概推后几百年,科技高度发展,环境也日益恶化,而美国依旧是第一超级大国的feel。

评论(3)
热度(14)

© 木柒_沉迷小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