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柒_沉迷小吉

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推最王最/露米/安雷/瑞金。
....雷嘉瑞/嘉金,谢谢。

感谢喜欢ʕ •ᴥ•ʔ
是高中生,所以更新很慢x

子博@弱简
大致堆一些凹凸/小英雄/ES/APH相关
这个号主最王最了!

【APH/味音痴】葬

Cp向:米英

 

The story is about Alfred and Arthur.

 

洁白的道林纸上墨痕依稀可见,窗边吊兰的影子投映在纸上。

 

依稀能闻到病房里浓郁的消毒药水的气味。

 

Chapter 1

到目前为止,我仍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作家。

 

况且因为某些原因,很多事情我都有些记不清楚了,我去看医生,结果医生告诉我我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我坐在镜子面前,连我的脸都看不清楚,感觉模模糊糊的。幻听丶幻视,更令人感到恐慌的是,我连我为什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都不知道。

 

朋友建议我去拜访美国著名的作家阿尔弗雷德。他看着我痛苦挣扎的样子,认为写小说能减轻我的一些痛苦。说不定写着写着,就能恢复记忆了呢。我的心理医生也同意了朋友的说法,他是一个法国人,认为艺术能对人的精神和心理有所帮助。

 

令人惊讶的是,从朋友拿过来的地址上来看,阿尔弗雷德住的离我并不太远,甚至就在一个街区里面。在一个晴朗的上午,我洗漱打理好,就出发去拜访他了。我想向他请教写作的方法,如何打动人心诸如此类的问题。医生说阿尔弗雷德并不是一个拘于小节的人,所以即使打搅到了他,他也不会恼怒的吧。

 

我就问他他为什么知道,他微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我也不大好意思追问。怀揣着疑问,我出发了。我拿着地图,左拐,左拐,右拐,右拐,我来到了阿尔弗雷德的住所。那是一座独栋别墅,本来我们街区也都是这种房型。我走上前,一不小心的推开了房门。这可把我吓了一大跳。“喂....有人吗?”我试探性的问。

 

“进来吧,注意把门锁好。”我听见从楼上传来一个声音,那声音不知为何透着深深的倦怠。我照做,“你是阿尔弗雷德吗?”我激动的问到。“啊——是的。你先上来吧,我在二楼的卧室。”听到这句话,我连忙飞快的跑到楼上。一边还暗自吐了吐舌头,这可不像平时在书上看见的阿尔弗雷德的介绍中所说的那样啊。

 

我闻到了玫瑰花的清香,说起来,我很喜欢这种花,所以我在自己的后院里也栽种了几株。看来我和这位作家至少也有些相同的爱好嘛,想到这里我心情稍有放松。我登上楼梯,推开了卧室的门。我看见阿尔弗雷德就坐在那里,只不过他的脸隐藏在一个大的袍子里,我看不清他的脸。

 

“额...额,琼斯先生,很高兴见到你。”我局促不安的说,我坐在他的面前,似乎与他的目光交会。“别紧张啊。”他语气有些微微的上扬,显得有些开心。“我这里好久没有人来啦,所以如果说了什么冒犯的话,请见谅。对了,你怎么称呼?”

 

我一下子愣住了。“抱歉...先生。我忘记了我自己的名字了,说出来或许有些不好意思,我有些精神疾病。请你不要介意。”我的目光微微下斜,我有些不好意思。他似乎也没在意,只是微微拉了一下自己的帽檐。“对了……琼斯。你为什么要穿着这个大大的黑袍子呢?”

 

“想知道吗?”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能听出来他丝毫没有恼怒之意,有的只是期待之情。我愕然,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倘若你不介意的话……”我尴尬的笑着,阿尔弗雷德随意的摆了摆手,“别人可都没听说过这段故事啊,我就给你讲一讲吧。”我本想拒绝,因为我可是要询问他写作技巧的啊。但是我狠不下心。再者,说不定听完一个故事,也会有一些积累了呢。

 

“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出名的作家,以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画家的。他啊,叫亚瑟。”

 

“等下!”我急忙叫停,“亚瑟不是一个很出名的画家吗!他笔下的玫瑰简直美极了…我特别喜欢他的画。”虽然我失忆了,不知道之前我干过些什么,但我第一次看见亚瑟的画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心开始悸动。我尝试去了解他,但我却发现,他在不久之前因为身患绝症而死去。

 

“是的……的确是这样。不过这个故事刚开始的时候,亚瑟还没有出名呢。”他黑袍下的脸露出微笑,但我能听出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的身子也同样颤抖着。我没有指出他的怪异之处,而是默默的看着他。

 

“我希望在接下来,你能安静的倾听我的话。”半响,他轻声说。

 

「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仿佛呼吸都要暂停。」

「可直到今时今日,我仍然无法面对自己的感情!」

 

我在中央公园散步的时候遇见了他。

 

他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祖母绿色的眸子里满是安宁和祥和。他面前是一个油画架,他手里拿着一支笔刷,细心的在上面涂抹着什么。我情不自禁的凑近看,我看见了自然调和而成的绿色,生机勃勃的,实在是好看。他专心致志的涂抹着,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我的接近。大草坪上飞来了几只鸽子,他像孩童般惊喜。

 

可那些鸽子也真是十分调皮,亚蒂那家伙正准备把鸽子搬上画布的时候,鸽子们却呼啦啦的朝着他冲过来。你猜怎么啦?有几只直接飞到了我肩膀上,我想可能是早上吃汉堡包留下来的残渣。当时我可尴尬了,视线正好与亚瑟交会。他看上去也是那么的窘迫不安,“....阿尔弗雷德,是你吗?我很喜欢你的书。”真逊,那家伙支支吾吾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有熟人肯定会大笑着调侃,“看啊你这小子,关键时候终于怂了吧!”这怎么可以。可我当时就很紧张,脸上的汗珠似乎要随时滴落下来,那可真是噩梦。我记得我当时说,“哦,哦....我很荣幸你这么夸奖,请问你怎么称呼?”“我,我是亚瑟·柯克兰,你称呼我亚瑟....不,柯克兰就行。我现在是一名画家,这是我的名片,喏。”

 

我接过名片,上面写着他的一些个人信息,为表诚意我把我的名片也递了过去。我感觉我逐渐放松下来,因为对面那人显得挺蠢的。虽然经过后来的相处,我发现他跟我的第一印象完全就不一样。他比我聪明太多了,也成熟太多了,一开始是这样,直到最后也是这样。名誉不能说明什么,我以前把它看得太重了。

 

“那我就称呼你为亚瑟啦?”我脸上带着微笑,我感觉我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他的神色突然变得有些恼怒,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兴许是害羞了。“谁允许你....好吧你高兴就好。”他抬起手里的笔不友善的指向我,笔尖泛着绿色的光芒。“再盯着我就把这玩意抹你鼻子上哦。”“嘿嘿。”我笑了起来,他终究是放下了笔。

 

那次可以算是我和亚瑟的初遇吧,过了一年,还是两年?你看,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还是记得如此清楚呢。从此以后我跟他就莫名其妙的熟络了起来,我了解到,他是一个英国人,对绘画和厨艺很有兴趣。曾几何时我还期盼过他的手艺...呕。对不起,希望你不要在意我这些话。

 

继续刚才的话题吧,我不止一次问他为什么要来美国,其实他也不止一次抱怨过这儿人多,语法上还与他那边有一些区别。况且这儿也不是学习绘画的最佳场合,我是认为欧洲比这儿要好的。他当时手捧一个汉堡,眼瞳中带着说不清的光芒,“我只是想感受一下这里的气氛,比如说自由和民主....啧,真难吃。”

 

“你莫要侮辱我最爱吃的汉堡包!”我当时都差点给他一拳了,更何况我给他吃的还是我最喜欢的巨无霸啊。直到他把吃不下的汉堡塞给我,我不情不愿的把他拉去了一家英式咖啡馆。他喝着红茶,吃着点心,倒像是融入了自己的环境之中。而我像个傻瓜一样,在咖啡馆里还大开大口的嚼着汉堡包。

 

当时他看着我的眼神里包含着怎么样的感情呢?我又是如何看着他的?当时我应该就察觉到的,我应该早点察觉到的啊。直到现在我只能后悔。

 

是的,无论叫喊的如何嘶哑也挽回不了什么。就像黑白斑驳的老电视,模糊的人像。我坐在属于他的出租屋里,那件屋子是那么的破旧,他跟我说过那儿有艺术的气息。虽然大学里有供他画画的明亮而宽敞的屋子,可他这执拗的性格也就使得如此。出租屋的条件并不太好,卡带的唱片重复着放着温馨的童谣,单调的曲子。我难以想象亚瑟是如何忍受,进行艺术创作的。他画上经常出现的鲜艳玫瑰,现在也早已腐烂。

 

刚认识他的时候,我不曾料想会发生后面那么多事情。这些事情搞得我后来有些精神错乱了,不过现在应该是痊愈了。我的心理医生告诫我不要去老是回想那些事情,可是一有陌生人来,我就忍不住跟他们说,你不知道!我忍的辛苦死了...我的朋友也时常过来劝解我,不过我觉得他最好的慰藉方式是做饭给我吃。而且托这该死的事的福,以前我欠他的钱他也没向我要过了。

 

我现在回想起来和亚瑟刚认识的那段时光,简直美好到令人心生嫉妒,好像不应该是我这个人曾经拥有过的。那个时候我们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我们会在纽约的街头奔跑,手拉着手去看自由女神像,笑着调侃着要不要把对方从金门大桥下一脚踹下去。我们像个孩子编织着属于我们自己的,荒诞的梦。

 

那个时候,我已经是很出名的作家了。这也难怪,如果我不出名,我和亚瑟刚认识的时候也不会出现那么可笑的场面了。所以在和亚瑟那家伙“满世界”乱跑之外,我还有我的工作要做,编辑们开始抱怨我的稿子递交速度的变慢。有些编辑还会抱怨我写作风格的转变,但有些编辑和读者则给予了肯定。“琼斯,你写的文章更有感情了。”“哈,难道我以前写的作品没有感情吗?”这时候我会微笑着这么回答。

 

虽然我自己也明白我之前的作品的确是以辛辣的风格著称,其中也不乏政治等敏感话题。但我不想承认我的改变是因为亚瑟,现在想来也确实是他的功劳。我的作品开始转向另一种风格,不同于以往的,但我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亚瑟会在傍晚的时候拉我一起去书店看书,我经常看见显眼的位置摆放着我的著作,亚瑟就会走过去拿一本然后看起来,这时候我就会感觉有些不自在。“欸阿尔弗,你这本书感觉好少女情怀啊。”他翻着我前不久写的那本书,“这个男生给这个小女生做的菜,红烧狮子头,清蒸鲫鱼...什么啊,中国菜吗。然后我看看书后面的评语,很适合上班族看的....励志书籍?笑死人了...”“我下次把菜单改成英国菜行了吧。”我打断了他的话,说实在的,写这书之前我就觉得这像极了我朋友那家乡影视剧的套路。

 

“好啦好啦。阿尔弗,这才是你花功夫写的吧。”他脸上露出微笑,然后捡起一本装潢华丽的书。“作家和画家的恋爱故事吗...你倒是给我写点以前经常写的阴谋黑帮谍战之类的吧。”他咕哝着翻阅着那本书,我们都没意识到身份上的不对。我那个故事讲的是,作家和画家相识相爱,可画家却得绝症而死的故事。作家在画家死后很悲伤,到了难以自拔的程度,然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欺欺人。

 

我和他一起站在书店里,还是不久之前的事情呢。当时我听见他低声自语,“你都知道了?”然后猛地看向物品,我被他的视线盯得有些不知所措,他过了许久叹了口气。我师父疑惑,夕阳斜照在我们身上,他拿起书,给我一个微笑。

 

“你的这本书还真好看....我去付款啦。”

 

有什么话语哽在我的心头,怎么也说不出口。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摇了摇头。然后快步跟上他,那么令人怀念的场景,想起来也不过是三个月前发生的事情罢了。但当时的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是什么都不懂啊。

 

我现在也时常想起,他望着画架的美好神态。小小的出租屋里只要有了他一人,便好似焕发生机。他握着笔,专心致志的涂抹着什么的姿态,是我一生也难以忘却的光景。

 

                                                                  TBC.

 

——

 

这是一个纯爱的米英同人[不这什么玩意儿],其实应该是中短篇的样子。我觉得Chapter 1只是个谎言,顶多只能到Chapter 3吧x。讲述的是作家和画家的恋爱旅程,我觉得我笔下的米米怎么老精神分裂啊,错觉。

为了格式顺眼前面没打啥tag,反正也没啥戳不戳雷的地方x好不容易在学校里把作业肝完写会小说,我有些怕后面又偏了x

以及,又是一个坑x我看见米米远方在向我招手,嘿嘿。


评论
热度(7)

© 木柒_沉迷小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