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柒_沉迷小吉

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推最王最/露米/安雷/瑞金。
....雷嘉瑞/嘉金,谢谢。

感谢喜欢ʕ •ᴥ•ʔ
是高中生,所以更新很慢x

子博@弱简
大致堆一些凹凸/小英雄/ES/APH相关
这个号主最王最了!

【OS】距离世界末日的最后七日(2)

*阿松视角

*大概有血腥描写

*cp向你们看着办x

传说中的第一篇

————————————————————

那个时候,一松说。

 

“我们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一夜未眠....”

 

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倦怠,以及绝望的色彩。

 

“然后我们渐渐饿了。”

 

断断续续的,他哽咽着讲。

 

“你知道的,守夜到后面饿肚子是很正常的。十四松跟我说厨房里还有一些苹果,他可以去拿一些帮我吃。我心想拿了苹果也不会有什么,就答应了他。

 

可他除了苹果还拿出了一把水果刀。我开始有些慌张,甚至有些僵硬,他没有察觉到我的一样似的,拿着刀一步一步的向我走过来。....那个时候,我....”

 

“——你没有阻止他?”

 

“那是什么话!空松。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人拿着水果刀向你逼近什么感觉,即使那是你的兄弟。更何况我们本来胆子就不大,甚至....不,总之他端着苹果到了我身边。

 

我下意识的抓住他,可是他的身子向后倾倒。果盘里的苹果和刀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仿佛超脱物理常识一般的那刀直直的向他飞了过去,然后....然后...”

 

“那刀击中了他的脖子,他的头颅掉下来了。”

 

仿佛最后一丝精力耗尽,一松耷拉着脑袋,显得无精打采。他的话,仿佛一击重锤,击中了我们本来就脆弱不堪的心脏,几乎使它层层剖开,然后碎成一地的碎片。

 

“我说昨天怎么听见你的尖叫声...我还以为是错觉。”

 

空松颤抖的说,对啊,这家伙,跟我说昨天他一宿未眠。想到这里我不知不觉愤怒了起来,我抿紧嘴唇,然后抓住了空松的衣领,那家伙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我能感觉到他此刻的恐惧。

 

“那你为什么不去救他!”

 

成了此刻的不懈。“我说你啊,混账。”他的声音里已经全然都是冰冷,“你不在昨天睡得像个猪一样吗?再说了昨天晚上是轻松因为害怕才叫我留下来的!”

 

我松开了握着空松衣领的手,然后看向轻松。他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兴许是我的错觉。“是你吗,轻松?”我压抑着怒火低声问道,后者轻轻的摇了摇头,声音细如蚊蝇一般微弱,“阿松,你相信我,还是空松?”

 

实话实说,两个人我都不想去相信。

 

而空松,也在听见轻松的发言之后,眉头狠狠的皱起。他狠狠的瞪了轻松一眼,却没有多少言语。一松则一言不发的,我感觉他有些奇怪。

 

好啦,这下我们兄弟五人实实在在的成了一盘散沙。

 

这能怪谁呢?

 

浑浑噩噩的一天终于过去了,夜晚马上就要到来。接下来是一松,可他毫不在意的样子,仿佛今天晚上死的不是他。空松叫他晚上跟我们在一个房间里谁,可他拒绝了他的请求。“我想一个人去单独静静。”他的表情十分平静。

 

我们拗不过他,只得放任他过去了。空松可能是因为一夜未眠的原因直接躺了下来,接着就呼呼大睡,到底是谁今天说我睡相像猪的啊。轻松也躺了下来,我眨巴着眼睛,我并不想现在就睡。“不如守个夜吧。”我自言自语。

 

可是,守夜这件事情真的太困难了。我都不知道昨天空松怎么做到一夜未眠的,我垂着脑袋,眼睛瞪得大大的,无精打采的盯着钟。我从未觉得时针走的这么慢过。我眨巴着眼睛,看着时针从十点挪向十一点,从十一点挪向十二点....

 

我一下子的清醒过来。

 

第三天....到了。

 

DAY3

当务之急是去确认一松有没有事,可是我心里却没由来的有种不祥的预感。那种预感让我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完全没有底气,我不想去那个房间。可是我是长男,我必须要关心弟弟们啊。

 

“真是一群麻烦的家伙....”

 

可那也是我亲爱的弟弟们,不是吗?如此想着,我推开了门。

 

看见的是墙上喷溅的血液,我开始颤抖。

 

“一松?”

 

他手里拿着一封信和一把菜刀,手无力的垂在地上。他的手腕上不断的有鲜血喷涌而出,他应该是割破了动脉!一松这个时候还活着,他的身子不断的抽搐着,血液从他的嘴巴里被大口大口的吐出。我连忙跑向他,按住他的心脏。

 

“别急...!我这就帮你止血,坚持住,一松....”

 

完全没有底气的声音从我嘴里发出,听起来一点也不像我自己平时的声音。一松艰难地点了点头,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

 

“阿...松。”他咳着血,我慌张的看向他。

 

“虽然....我,的确是因为....十四松.....愧疚.....想自杀....但是不是....咳...是那个家伙...把我...我....”

 

“一松?”

 

简直是莫名其妙,我有些不能理解了,可是一松像说完了最后的话语似的,闭上了眼,没有回应我。我颤抖着把手指放在他的人中处。

 

“一松!”

 

没有气息。

 

他死了。

 

 

我开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先把一松手里的那封信拿了过来。一松的血液有一部分喷溅到了上面,我咬着牙才没有叫出声。我小心翼翼的翻开了那封信,上面的确是一松的字迹没错。

 

「我对于昨天没有阻止十四松的死亡感到悲伤。

 

所以我要以死谢罪。再见了,谢谢你们。

                          

                                       一松」

 

我盯着那封信,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如果真是信上所说,那么一松为什么会在最后说了那么一段话?况且看他的样子,也不像装出来的。我将信举起来,想要仔细端详信中有没有什么异样。

 

眼睛几乎要看的瞎掉了,我突然发现,那笔痕有一些微妙的差异。第一句就是普通的黑色水笔写上去的,而我在第二句的笔痕上,闻到了淡淡的油墨清香。

 

钢笔,或者是鹅毛笔。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可能了。

 

但是我们家里没有人用那种笔啊。况且谁会闲到模仿一松的字迹呢?竟然不模仿我的字迹,真是令人不爽。

 

那么一松的话也解释的通了,这是他杀。

 

我的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十四松应该能排除他杀的可能性,那么椴松呢?正常人一般不可能会上吊自杀啊,毕竟死相很难看。会不会是一个人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把绳索套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不,这也太....

 

我开始认真的回忆。

 

椴松脖子上挂着的绳索,似乎刻着「まじょさん」的字样。

 

...まじょさん?

 

...——是杀害了椴松的凶手吗。

 

——

第二篇完工了,坑开的似乎大了一点x然后2000多字的样子。期中考主科五门考完了,终于可以放松一会儿了。

我是想带宗教paro的玩的x所以未免有些ooc,希望能够谅解,谢谢(鞠躬)。

以及一段体好多啊x

 


评论
热度(3)

© 木柒_沉迷小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