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柒_沉迷小吉

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推最王最/露米/安雷/瑞金。
....雷嘉瑞/嘉金,谢谢。

感谢喜欢ʕ •ᴥ•ʔ
是高中生,所以更新很慢x

子博@弱简
大致堆一些凹凸/小英雄/ES/APH相关
这个号主最王最了!

【OS】距离世界末日的最后七日(1)

*阿松视角

*大概有血腥描写

*cp向你们看着办x

 

 

DAY 0

上帝告诉我们,距离世界灭亡还有最后七日。

 

道理我都懂——可是,嘴上说着接下来的每一天我们六兄弟都会死一个那种话,还是太不近人情了吧?他说会从末子开始,一步一步的往上递进。

 

我们听了都不是很相信。特别是椴松,他只是眨巴着眼睛,然后随意的笑了笑,“我怎么可能会死呢。”但是我发现在我们六个当中,只有他最镇定了。其他人包括我,都有些或多或少的担心。

 

夜晚很快到来。我们互相道了晚安,就去睡觉了。

 

DAY 1

 

第二天。

 

我在被子里嘟嚷着,连太阳照在身上都不理会。管他呢,只要能赖会床就行了!可是抱着这种心态的我,却被一声尖叫声惊醒。那声音细听是轻松的,搞什么啊,这样很扰民的啊。

 

我换好衣服,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空松他们也都在那儿了,脸色还很凝重的样子。我揉了揉眼睛,因为突然被吵醒所以还没有完全清醒。可是,我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我拼命克制住自己才不至于尖叫出声。

 

椴松他死了。他的脖子被紧肋在一条麻绳里面,他的眼睛睁的大大的,里面还透出了绝望的神色,毫无生命力可言。他是被麻绳吊死的,可他昨天还在我们面前笑着说话呀。

 

我们终于对所谓“上帝”的话开始深信不疑,这么一算下一个死的是十四松。一松提议今晚他陪十四松守夜,他想看看会发生什么。毕竟如果十四松死了的话,下一个就要轮到他了。于是我们也同意了这个提议。

 

对于椴松的死其实大家都很伤心。作为长男我也束手无策,但是为什么我们却要装作无忧无虑的样子生活着呢?这一天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可是玩小钢珠的时候我却毫无兴致。十四松也不像往常一样的精力充沛了。

 

这种状况下,时间也过得实在是快。

 

又到了晚上,一松和十四松去了另外的房间。而我则睡在轻松和空松的中间。整个夜晚辗转难眠,我想身旁那两位也一定是这样吧。我感觉过了很久很久,我才睡着。房间里被黑暗笼罩,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似乎听见了一松的哭泣声,但我却像鬼压床一般,动不了,更无法呼吸。

 

窗外的太空慢慢泛出晨光,朝霞的色彩染红了漂浮在空中的云彩,瑰丽而又壮观。太阳缓缓升起,天空逐渐折射出蔚蓝的光彩。这是空松跟我讲的,他一夜未眠。

 

DAY 2

醒来后我才突然想起一松的哭声诸如此类的事情。我转头跟轻松和空松说,我看见他们脸上惊疑的色彩。“可是一松并没有主动找我们啊。”轻松迟疑着说,“他不会死了吧....”空松接着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强打起一个微笑。

 

“行动是最重要的吧?行动!!”

 

话音刚落,我不由自主的往昨天一松和十四松去的那个房间走去,我要“确认”一下。我走进房间,铁锈般的气味在鼻腔中炸裂。我逐渐意识到了那是血。战战兢兢,毫无勇气,却还是又一股力量逼迫我去看向一松那边。

 

一松抱着十四松的头,面无表情,可却感觉已经失去了灵魂一般。

 

“一松....?”这回是空松迟疑的发声,能感觉到他的内心其实非常恐惧,但是他却承受下来了。眼前的景象太血腥了,比昨天椴松不知道惨烈了多少。我不想再看。

 

可是身为长男,我什么都没有做到。

 

深深的自卑之感在心里扩散,我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好痛苦啊。是一松的说话声让我一下子清醒,我便看着他。

 

“那天晚上啊.....”

 

——

因为是月考前夕所以就匆忙的发上了,脑洞源自于随手画的渣漫。觉得14小天使的死法惨了点可以说....我错了,士下座。

 

评论(8)
热度(1)

© 木柒_沉迷小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