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柒_沉迷小吉

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推最王最/露米/安雷/瑞金。
....雷嘉瑞/嘉金,谢谢。

暑假怠惰期...zzz
感谢喜欢ʕ •ᴥ•ʔ

【APH/冷战组】Depend(2)

>>指望,依赖,依靠

 

Cp向:Ivan x Emily

回到警局的时候大家几乎都已经休息了,只有几盏灯零星的亮着。艾米丽和门口的保安打了一声招呼就往里走去,她跟她哥哥说好的,执行完任务必须得回去跟他汇报。虽然有些担心他已经睡了,可总归得实践诺言吧。

 

登上楼,推开办公室的门,那家伙果然伏案睡着了。他手臂还压在一本书上,艾米丽凑近一看发现是高等数学题。一旁还有杯早已冷却的咖啡。他金色的头发仿佛一个小太阳一样,头上的呆毛还在微微晃动,睡相可爱极了。艾米丽凑近然后用手轻轻一拉呆毛——然后阿尔弗雷德就醒了。

 

“fuck。谁啊——”阿尔弗雷德声音里还带着深深的疲倦,但看清是艾米丽之后他清醒了几分,他看着还是一身性感装束的艾米丽有些呆滞,不知为何薄纱还有些凌乱,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艾米丽·琼斯。任务执行的怎么样?”

 

“你还是先告诉我你是不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吧!?”

 

难以置信。她的哥哥阿尔弗雷德,终于在她面前露出了所谓公正不徇私情的一面了吗。艾米丽大叫着吐槽,又发现自己身上的薄纱已经乱做一片,那可是伊万刚刚弄的啊。她有些心虚了,只得在大叫之后低下头来应声,“还不赖。你知道我拿到了他的联系方式...”

 

她明显的感觉到阿尔弗雷德有些愕然了。“你说你拿到了伊万的联系方式?”他显得有些激动,蓝色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艾米丽。他心想之前可没有如此轻松的打听到联系方式!甚至亚瑟来帮忙也没有什么用,那太艰难了。但接下来艾米丽的动作又让这位年轻的警察几乎崩溃。

 

她只是掏了掏口袋,然后递给他一张名片。“喏,他给我的。看到职业了吧?他说明天他会在市中心举办摄影展,诚邀我前去——还提到了你。”

 

阿尔弗雷德接过了名片,上面的职业一栏果然写的是摄影家。这就算了,那为何他会在市中心举办摄影展啊。真是可恶,他觉得自己都要被气死了。艾米丽的话中好像说他也诚邀了自己,那正好,去会会他吧。

 

“哥哥?你没事吧。”艾米丽看着发呆状态的阿尔弗雷德,他的手还在微微颤抖呢,就忍不住低声的提醒他。后者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艾米丽。现在也晚了,我们先回家吧。明天我们一起去会会那个家伙吧。”

 

说着阿尔弗雷德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的眼底划过一丝轻蔑。这使得艾米丽不寒而栗。

 

——

第二天。

 

艾米丽和阿尔弗雷德上网查了查,果然在市中心有一场摄影展。他们就各自收拾,阿尔弗雷德难得的带了个口罩,而艾米丽则是穿了件清新动人的衣服,她还拎了个包。“走吧。”她说,两人就出发了。

 

天气晴朗,天空蔚蓝的不可思议。空气中仿佛洋溢着快乐的味道,街上都是出来逛街的人们。阿尔弗雷德和艾米丽钻到了车子里,往目的地前进。一路上有些堵,但所幸他们家里市中心并不太远,花了半小时就到了。

 

他们下了车。阿尔弗雷德脸上的口罩显得有些奇怪,引得一些旁人议论纷纷。艾米丽抿了抿嘴,也没有说什么,他们两快步来到了售票处。买了票之后,他们就进入了场馆。这一过程中,他们一直沉默着,气氛有些微妙。

 

两人都各自在想心事。

 

艾米丽在知道伊万的身份后就一直很好奇他能拍出什么作品来,她倒觉得可能是一些限制级的东西,不过再过一会,总算能看看了。而阿尔弗雷德则是思考进入场馆之后该怎么办,既然是个休息日,不如休息一下吧?

 

一进门他们所看见的东西硬生生的将他们的思绪阻断,他们像所有刚一进门的参观者一样,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哦天啊...”艾米丽低声惊呼,阿尔弗雷德所感受到的震撼也不止于此。他们看见一副巨大的照片悬挂在墙上,那是一副向日葵。

 

不得不说伊万的摄影技巧真的十分高超。那明与暗,动与静,以及其蕴含着的感情,无不很好的掌握,并且把它们通通倾诉了出来。那成片的向日葵,在阳光底下展现着她们傲人的风姿。阳光仿佛透过画面照耀在身上,温暖而又柔和。

 

艾米丽发现自己可真小看了伊万。身旁的游客们同样也是仰望着低声惊呼,他们并不知道摄影师是个十恶不赦的毒枭呀。她轻轻叹了口气,一直停在这里并不是一个好办法,跟阿尔弗雷德打了声招呼之后,他们就分开了。艾米丽迈着轻快的步子在馆内四处转悠,时间并不急迫,她就好好欣赏一下伊万的摄影技术吧。

 

她的注意力很快又被一幅白桦林吸引,这与上一幅向日葵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两个不同的人所拍摄的。倘若上一幅给人以温暖的感觉,那么这张只剩下萧杀之感了。林间的白雪与草色相间,显出一缕草木的枯瘠色。树叶仿佛在林间沙沙作响,银色的月光洒向大地。

 

艾米丽在这副作品之前伫足许久,唏嘘着,继续在场内走动。

 

场馆内有无数张摄影作品,每一副又是那么的精妙绝伦!就连桌上小小的橡皮屑拍摄下来,也让人觉得生动有趣,只不过有些莫名其妙就是了。更不用提那些恢弘的风景照,例如群山之巅,亦或是无边无际的大海,都令人目不暇接。

 

艾米丽一面走着,又忍不住在一副自拍像前停住了脚步,准确的说并不是自拍像,下面注释可写着是朋友帮忙拍的。因此还添了一句“拍的不好,请见谅。”她瞅了眼照片,说实在的也没差到哪里去,反而这样说显得不近人情了些。但她对“朋友”一词产生了疑惑,朋友?他为什么会有朋友......

 

人理应是有朋友的,可她老觉得伊万不会有。她瞅了眼拍摄者的名字,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接着被吓了一大跳,哦天啊,那不是那个知名的偶像吗,超级有人气的啊,girl killer一般的存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顶头上司亚瑟也喜欢听他的歌就是了...

 

等下,为什么伊万和弗朗西斯会认识啊?她盯着那张照片,伊万微微眯着眼睛脸色和煦的笑着,嘴角划出一个可爱的弧度。可不知为何,总让她觉得有种战栗之感。她往后退,心中升腾起一股不详的预感,转身离去。

 

对了....为什么,民众们都不知道伊万的真实身份.....为什么他们只知道存在一个毒枭,却没有具体的人告诉民众那个人到底长得怎么样?

 

有种声音在她内心模模糊糊的回响着,她咬紧牙,顾不上身旁人异样的目光,加速跑步。结果一个不小心撞到了旁边一个门上,不想那门却是虚掩着的,艾米丽就直接扑开了门——然后直直的往地上扑去。屋子内一片黑暗,更要命的是,不知道是风还是谁推了一把,那扇门竟然在艾米丽身后缓缓关上了。

 

她揉着摔疼的地方,好不容易才站了起来。在黑暗中她茫然的眨巴着眼睛,手下意识的向后伸去,意料之外的碰到了墙壁。她胡乱的在墙上摸索,企图摸到门把手或是别的什么。苍天不负有心人,她摸到了一个灯的开关,脸色略微露出了欣喜的色彩,她按下开关,柔和的灯光旋即亮起。

 

她看见墙壁上挂着许多摄影作品,一直延伸到走廊的深处。她细细打量着那些摄影作品,情不自禁的颤抖,恐惧。牙齿打着战,可腿却像受邀一般停不下来。艾米丽想起了红舞鞋的故事,是她哥哥讲给她听的。

 

那墙上的摄影作品,一幅幅都仿佛是血腥的盛宴。躶体的女人被残忍的剥开身体,内脏宛如花瓣般撒落,猩红刺眼;打翻的红酒与残破的骷髅,放在一旁的已凋零枯萎的向日葵,装着子弹的手枪;洁白光亮的餐盘,反射着耀眼光芒的不锈钢刀叉,径直的插在布满血丝的眼球里。艾米丽强忍着想吐的欲望,身体同时不住的颤抖。

 

她知道这些是伊万拍摄的,当然是他拍摄的。天知道那个有着和煦笑容的摄影师,是怎么平静的面对这种场景,毫无顾虑的按下快门呢?

 

“欢迎呀,艾米丽小姐?”

 

走到走廊深处的她不由得停下,那个人坐在一把椅子上看着她,面带微笑。艾米丽瞪着他,想要依此让自己看上去有些气势,“....伊万。”可刚把他的名字说出口,艾米丽就浑身无力,可能是由于恐惧导致。

 

自己可从没有看见过那种画面!哪个心理阴暗的家伙拍摄出来的东西啊,要是被主办方发现了的话,恐怕早给把他抓起来了吧。她索性闭上眼睛,不愿再看眼前那个人,可后者却凑近自己,在耳旁窃窃私语。

 

“你看上去...很怕我噢,对吗?”

 

细腻软糯的声音,尾音却像挑人心弦般的故意上扬。他的声音不乏戏谑,艾米丽不得不睁开眼,却发现那对紫罗兰般的纯净眼眸无言的望着她。她呆滞的眨巴眨巴眼睛,许久才反应过来,“喂,你觉得世界的heroine会怕你吗?”

 

说完她狠狠的把伊万的头按在地上,后者求饶般的举起了手。

 

“不愧是阿尔弗雷德的妹妹,这么不淑女....好了好了万尼亚知道啦,不怕我是吗?那我问你,你觉得这个走廊上的作品,哪个最好看呢?”

 

一连串的问句让艾米丽觉得脑子都要炸了,她松开手,不想却被伊万抓住了手,并将其扭伤,她疼的吸了口气,伊万却微笑着歪了歪头,再一次问道:“你觉得...走廊上的作品,哪一个最好看呢?”

 

老实说她觉得哪一个都不好看,况且又十分吓人,她心想随便回答一个况且也是权宜之计,就抬起依然疼痛的手随手指了一副作品,然后伊万转过头去看她手指的方向,艾米丽也好奇的想看看自己指了个啥玩意出来,也往那边看去。伊万的喉咙里突然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宛如即将哭泣一般。

 

艾米丽看见了一个白色头发的少女,身上带着血污,脸上却带着甜美可人的笑容。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下一秒那个少女就会哭泣出来了吧?但是快门使这一切成为永恒,她也不知道下一刻发生了什么。

 

“她是我的妹妹,安雅。”

 

伊万的声音里充满了深情,可以感觉得到他对妹妹的喜爱。但是艾米丽不知为何从他的话语里,察觉到了一丝悲伤。

 

“你的妹妹吗...她现在,怎么样了呢?”

 

艾米丽不禁提问,但伊万却少见的陷入了沉默。他微微的拉了一下围巾,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艾米丽识趣的没有再问,但她真的非常好奇啊。伊万走到那副画之前,宛如濒危的病人,低声呢喃。艾米丽听不清,就试图凑近去听听他说了些什么。

 

“.....希望你能看见我现在的样子,好吗?”

 

“看啊,你的哥哥已经成这个样子了。你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制止我呢?”

 

艾米丽一惊,伊万却转过头来,眼神如同死人般绝望。他的笑容夹杂着一些疯狂的成分,嘴巴里影视挤出些支离破碎的语句。手再次握住了艾米丽的胳膊。“..万尼亚抓着的这个家伙~肯定也是想杀了我才接近我的吧,为什么硬要闯到这个房间里,而不好好的欣赏外面的作品呢?”

 

“你疯了吧,伊万!”

 

艾米丽顾不上什么了,她大声的朝伊万喝到,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这只让伊万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微笑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他用空闲的另一只手掏出一把手枪,轻轻的,抵在她的头上。

 

“想要试试头部被子弹贯穿的感觉吗?”

 

悠闲的声音,艾米丽不禁浑身颤抖。她恐惧着近在咫尺的死亡,祈求着,能有一个人能来救救她——

 

“适可而止吧,伊万。”

 

熟悉的音调,艾米丽转过头去,看见了自己的哥哥带着自信微笑的脸庞。他湖蓝色的眼瞳里闪烁着无所畏惧的光芒。他慢慢的走近伊万和艾米丽,双手做摊开状显得十分轻松。他歪了歪头,“看啊,hero可没带手枪?放了我的妹妹吧。”

 

“痴心妄想。”伊万回以一个微笑。阿尔弗雷德眼神一凝,对着伊万就是一腿劈过去。伊万不得不躲闪。

 

“阿尔弗雷德,你就你不怕你的妹妹被我杀死吗。”

 

他淡然的微笑,说出来的话语却使人不寒而栗。不,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在危机中总是能灵机一动的,艾米丽突然有了一个点子,她定定的看着指着头部的手枪,伸出手,扣动了扳机。

 

阿尔弗雷德一瞬间露出了愕然的表情,“你干什么,艾米丽?”

 

伊万却认输般的摊开了手掌,“好吧,是我小看你啦。”

 

阿尔弗雷德这才发现那枪里根本没有子弹,艾米丽面露微笑的甩了甩枪,然后把它扔到了地上,“多谢夸奖,我只是认为伊万并不想在他引以为傲的摄影展上有枪声响起,所以就冒险试了一把咯。”

 

“真是勇敢,好吧,那么我以摄影家伊万·布拉金斯基的身份,向你们提出邀请,可以和我一起欣赏这个走廊上的作品吗?”伊万也没显露出一点惊讶的样子,而是转移了话题。阿尔弗雷德不假思索的同意了,艾米丽忍着一股恶寒,也同意了。

 

于是现在的状况很令人一缕,警察和犯人竟然在一起散步。不,说是摄影师和仰慕者比较好些。艾米丽看着墙壁上挂着的摄影作品,还是有些忍受不了。

 

“其实你们不用担心啦。这些照片只是我请来模特然后再PS上去的嘛。反正她们在高额利益面前压根就不会抗拒。”伊万瞅着艾米丽说,可后者还是没有完全放心。阿尔弗雷德看着就近的一个画框,里面的画面依旧不堪入目,他皱起眉头。

 

“莲娜·露易丝。世界当红影星,前几个月被发现以及其残忍的手段抛尸荒野。伦敦警察局立案调查,半月后,尸体神秘消失。案件被迫中断。”

 

他的声音很冰冷,倒不像是在说假话。

 

“所以我倒是该相信谁啊?”

 

艾米丽绝望的嘟嚷着,她甩甩手往远处走去。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也飞快地跟了上去。而伊万则是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两后面。

 

暂且就是这么和平的局面。

 

————

 

赶在月考的前夕写完....cry。越写越觉得oocx我要写Emily和Ivan的甜美爱情故事而不是这种东西啊!!!好吧,能力有限。

接下来就是挑战喜闻乐见的【每个坑都不会写第三章】魔咒。斜眼瞅了眼废了三个月的雪兔文。算了,我还是去复习吧!!!

 

评论
热度(4)

© 木柒_沉迷小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