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柒_沉迷小吉

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推最王最/露米/安雷/瑞金。
....雷嘉瑞/嘉金,谢谢。

感谢喜欢ʕ •ᴥ•ʔ
是高中生,所以更新很慢x

子博@弱简
大致堆一些凹凸/小英雄/ES/APH相关
这个号主最王最了!

【APH/冷战组】记忆

CP向:主冷战,副好茶。感觉还有点味音痴和红色咋办x

 

*全程老王第一人称

 

*冷战的事儿好茶论述

 

*咋感觉没啥诚意

 

*冷战刀子好茶糖

 

*非国设,OOC向

 

我与亚瑟还有阿尔伊万他们在学生年代关系很好,但是后面因为一些原因互相失去了联络。先说说前几天吧,我在一个咖啡店碰见了亚瑟,当时他很吃惊,不过很快镇定了下来。“Hey王耀。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啊。”他话语里透露出难以抑制的激动,我像他报以微笑。我们坐下来,点了点东西,开始谈论起以前发生的事来。

 

“伊万那家伙还跟你联系吗?”我捧起温热的茶水小口饮缀,那茶叶漂浮在水面上飘香扑鼻。意料之中的,他摇了摇头。“没。他那时候比起我来说,跟你关系更好吧?”他看起来有些困扰的样子,话语里还带着些许讽刺。

 

“也是啦。不过伊万和阿尔关系可很差呢,虽然不知道后来怎么成了恋人...”我安抚性的对他说,可阿尔的名字一出口,我的心却突然沉了下去。哎,真是的,过了这么多年,我果然还是对那件事难以释怀。抬眼看向亚瑟,他也一样,突然就缄默不语。

 

“但愿那家伙能在天堂过得好一点吧。”过了好久他才没由来的蹦出这句话来,我不知道说什么,只得点了点头。我们相互注视着对方的双眼,时隔多年,不得不面对自己想要逃避的事情了。虽然谈论的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可是因为记忆犹新,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

 

我们当时都只知道片面的部分,但在今天,更为细致的细节,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那是在阿尔弗雷德和伊万成为恋人的一周后...还是一个月后?总之那天他们在世界各地旅游。真是的,一点都不节约,明明阿尔弗雷德还欠我一堆钱。”我一边叹息着,一边叙述起了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咖啡店里的冷气直直的渗入肌骨,我甚至感知到了寒冷而发起了抖。亚瑟看着我眨巴眨巴眼睛,“说重点啊,王耀。以及你冷的话,可以来我怀里哦。”

 

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但当我察觉到那是真的的时候,我仅仅是向他翻了个白眼。毕竟在谈论正事的时候,随便开玩笑可是不行的啊。我向店员要来一条毯子盖在身上,身体果然暖和了许多。一边这么想着我一边继续说,亚瑟的神情也由毫不在意逐渐转为认真。

 

“总之那天是在个施工工地附近?我刚好看见了他们两个逛街,感觉就像一对很普通的情侣嘛。恩恩爱爱,毫无顾忌周围的目光。但是,但是,那一天不知道怎么地——那钢筋突然从高楼上坠落,直直的飞向楼底,往楼下的阿尔弗雷德和伊万砸去。当时阿尔和我直接呆在原地了。伊万其实是行动最快的那一个,但是还是没有逃脱...直至胸膛被钢筋刺穿。”

 

“当时阿尔弗雷德直接愣在了原地,然后对着伊万哭喊。看他当时的反应,他估计以为伊万死了吧。接着,明明什么事都没有,他却直直的向地面倒了下去。我当时非常紧张,可还是硬撑着跑向了他们。好吧,最后还是我打的急救电话。”

 

我如此叙述着,亚瑟的表情也变得更加凝重了。这也难怪,我之前可没有和他说过这些啊。接下来的事情我们都很清楚了,伊万被送到急救室进行手术,而阿尔弗雷德则是变成了近似植物人的存在,永无止境的昏迷着,医生说他是不愿意醒来。那一段时间,阿尔弗雷德和伊万都陷入了昏迷,好吧,说实在的虽然那一段时间我们心里都是惴惴不安的,可在几年后的今天一看,反而还是较为安宁的一段时间。

 

“你知道吗...”亚瑟开始说话了,声音十分低沉。“阿尔弗那家伙其实醒来过哦,在夜深人静的某一天,有一天我在病房外的过道里走动的时候,他突然大口的喘着气,冲了出来,他看着我仿佛找到了救星一样,他浑身颤抖的跪在那里,声音里甚至带着哭腔:‘喂,亚瑟,救救我,快救救我,我撑不下去了——’他好像以为伊万死了,被他害死的,当时我只是拍着他的肩安慰他,可直到最后我都没有告诉他真相。”

 

我一瞬间愣住了,好吧,我一直认为阿尔弗雷德一直躺在病床上从未醒来,没想到竟然被亚瑟撞见了跑出去的他。仔细想想,那段时间好像医院莫名传起了怪谈,说是夜晚莫名的会听见脚步声、敲门声、哭声以及...笑声。我看着他,边拉紧盖在身上的毯子,“他...还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亚瑟点了点头,“当然说过,他说他是真的不想醒来。我跟他说,至少为了我和王耀你也别整天躺在医院里像个死人一样吧?他当时看着我,笑得特别讽刺,他说:‘把你这恶心的腔调给hero我收回去,伊万已经死了,你倒还像视若无睹一样自在?呵。别在这里碍眼了,王耀死了的话你会不会跟我一样还说不准呢。’我无言,而且也被他激怒了,更不打算告诉他真相了。我送他回了病房,然后就告辞了。”

 

“我靠琼斯他咋想的,还诅咒我死是吗?”无名的窝火突然窜了上来,我压制着怒火说道,但亚瑟只是摇了摇头,“不是的,别忘了以前我们可是很好的朋友啊。他那个时候可能也只是生气吧。”我再次的叹了口气,话也说得没错,可阿尔弗雷德这么说搞得亚瑟爱上我了一样,真是可怕。

 

申明一下,我俩并非恋人,只是很好的朋友罢了。况且中间还有那么多年没见着了,咋可能说谈就谈起来呢。咳,我在想什么啊。

 

亚瑟继续说了起来,“又是一天晚上,我走过去的时候看见阿尔弗雷德坐在床边,对着空气微笑,似乎还在谈论着什么事情呢。”

 

—我当时放轻脚步走过去,逐渐听清他们在谈什么,不,准确来说是听清阿尔弗他在自言自语些什么,他似乎是产生了幻觉,对着墙壁笑的很...真实?但是过了一会,他的笑容突然凝固,然后对着墙壁呜咽了起来。我当时都有些怀疑他得精神病了。然后我走进房间,这时我才发现电视机竟然还开着,只不过被静音了,而且电视屏幕上只有黑白的横条,应该是没有收到信号吧。

 

阿尔弗雷德看到了我,然后露出了微笑,他说,“亚瑟,我的挚友。你说,倘若我自杀的话,伊万会很开心吧?”我当时直接懵住了,我很好奇他究竟是经过了怎样的思想斗争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喃喃的说,他那天不应该拉着伊万去那里逛街,声音越来越低。我没听明白,但当时我给出的回应是这样的“开心个头噢?伊万会打死你还差不多。”

 

他摇了摇头,没回应。我继续说,“你想啊,你可是世界的hero哦?这么颓废可不是什么正面教材,拿出点以前那样的活力吧。”他点点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但稍纵即逝,他看着我,双眼里没有任何感情。“谢谢你,亚瑟。”阿尔弗雷德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反正现在医院里的人都睡着了,你跟我谈谈心吧?”

 

我当然是答应了。他就开始说起自己装昏迷的理由,“知道吗,其实被你们轮流喊的感觉真的很好笑,王耀那家伙甚至还说不用还他钱了,但我没起来,我知道起来王耀也不会兑现诺言——哎呀你干啥打我!”

 

“你说错了。”我看着他,“王耀那时候真的很担心你。昨天中午的时候他因为很着急罕见的抓起我做的饼干就吃,...虽然最后吐了出来就是了。”他没忍住笑了出来,我生气的瞪着他,过了好一会他才停了下来,“好吧好吧我相信王耀。但是,如果你有一种很渴望的东西,现实中没有,可梦里却能天天看见,甚至触碰,你是选择醒来呢?还是沉睡呢—?”

 

我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也没有作答。

 

仔细想想也这是这样。其心态与赖床的时候感觉倒是差不多,想想啊,起来还有许许多多的事要做呢,好烦了,现实真是残酷。还不如将时间置于梦境之中,然后沉迷于此不再醒来吧?我想阿尔弗雷德就是这么想的,可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之感。

 

“对吧?”阿尔弗雷德见我没有说话,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在突然之间发现了从何而来的怪异,悄声问他,“...你是指伊万吧?可是,你不怕做噩梦吗。”他摇了摇头,然后认真的说道,“噩梦啊,也是可以的喔。总比在空无一人的病房里突兀的醒来,然后失声痛哭好吧?”

 

我没有跟他争辩,也不想和他理论下去了。但心中还有一个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我继续问,“那你....刚刚为什么对着墙壁自言自语呢?”他怪异的看着我,看上去极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迟疑了好一会他才开口,“幻觉,嗯...我看见伊万坐在墙角对我微笑呢。他呢喃着对我说着诸如好久不见的话语,我无法思考。”

 

“可当我...回过神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什么也不在了。”

 

“我依旧还在这个病房里孑然一身。”

 

接着阿尔弗雷德自嘲的笑了笑,他讲起了自己的近况,他说他要么是做着一个又一个美好的梦境,或者在半夜里突然惊醒,透过窗户似乎看见伊万就站在走廊里等等等等。因此他根本就不愿意醒来,他跟我说,其实他感觉自己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

我不知道该不该将伊万还活着的这一事实告诉阿尔弗雷德,我怕他听到这消息就像那什么...噢,对,对,范进中举那样发疯。医院里的其他人压根就不知道阿尔弗雷德现在的状态,更不会有谁去主动跟他说了。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你也很清楚了。—

 

亚瑟说完便看向我,他说的话信息量过于巨大令我几乎噎得说不出话来,我下意识的喝了口杯中的茶水,但察觉到茶已经凉了之后不由得蹙紧眉头。叫服务员再添了一杯新茶,顺便要来个小蛋糕,我沉默下来开始思考。

 

是的,那一天,我们在医院里等待着。那天正好是伊万动出院手术的日子。距离那件事故发生究竟过了多久也记不清楚了,但可能是伊万及时的闪避,他活了下来,而且伤势并没有想象中的严重。伊万在医院里的时候我跟他谈过几次话,他只是问我阿尔的状况。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可也隐瞒不了,毕竟是挚友,撒谎他还是能看出来的。

 

“阿尔弗雷德...他以为你死了。所以整天昏迷着,你等身体恢复了,就去找他吧。”

 

我声音轻颤着回答着,我当时并不知道亚瑟口中所说的阿尔的真实状态,我所以为的真实状况的确是这样,所以我就这么告诉他了。伊万看着我,然后闭上了眼睛,轻轻地发出一声叹息,“嗯...我知道啦。谢谢你啊,小耀。”

 

我不明白他为何而发出叹息,所以很冒昧的就问了出口,“伊万,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何而叹息吗。”他当时躺在病床上,平静的望着我,他的嗓音细腻软糯,非常悦耳。伊万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又问了我一个问题。

 

他说,小耀,如果你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而且认为是自己所为,你是选择收拾这一大堆烂摊子呢,而是蒙头做起缩头乌龟?

 

“平淡而乏味的生活只能让人的意志逐渐崩溃,给予点刺激还可能令人斗志昂扬。如果选择一味的隐瞒的话,可能只会让结果走向崩溃。万尼亚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哦,如果我足够了解阿尔的话结果应该就是这样。小耀,你可以在晚上的时候帮我去看望一下阿尔弗雷德吗?”

 

我同意了,可我在病房外只看见阿尔昏睡着,所以也没有进去打扰他了。我思考着伊万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我无法理解。我也没有去跟亚瑟说,不过我去跟他说的话,事情可能就会发生转机了吧?

 

然后就到了那一天。

 

医生说伊万的手术成功了,非常顺利。亚瑟笑着跟我说他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阿尔弗雷德,然后就跟我告别了。当医生把伊万推出手术室的时候,他还在昏迷当中。跟医生打了招呼之后我就把他推回了病房,然后静静的对着墙壁发呆。可突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扰乱了我的思绪。我走到窗边,接听了电话。

 

“喂...喂。王耀,大事不好了!”

 

那头依稀传来亚瑟的声音,我有一点被吓到了,然后我问他发生了什么。接下来的那个时刻我永远都忘不了,亚瑟的声音愈加颤抖,我也依稀有了不详的预感,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

 

“阿尔弗...自杀了。”

 

接着亚瑟挂断了电话,我握着电话,却觉得指尖逐渐冰冷起来。以至于自己的内心,也逐渐变得冰冷无比。不知道过了多久,伊万醒来了。他估计是看见了我呆立的背影感到疑惑,轻声呼唤着我的名字,“小耀,小耀?”他说,“你怎么了?”

 

我失声痛哭。伊万也陷入了沉默当中。

 

为阿尔弗雷德送行的那天,空中淅淅沥沥下着小雨。他被放在一个棺材里,神情安详,与他在昏迷期间的神情并不一样。亚瑟喃喃的说着,愿上帝保佑,似乎很愧疚的样子。我忍不住内心的悲痛,终于哭了出来。

 

几个人合力把棺材埋下地,然后将墓碑束了起来。阿尔弗雷德的墓碑上只有这么一句话,挺讽刺的是这句话是我们三个几乎要打破脑袋才决定出来的。

 

“世界的hero在这里沉睡。”

 

伊万半蹲在阿尔弗雷德墓前,为他献上了一束美丽的向日葵。金黄的花瓣被露珠沾湿,别有一番寂寞之感。他的表情说不上是悲痛,看上去也不是特别难过。他只是蹲在墓碑前,对着曾经的宿敌、损友直至恋人讲话。没有任何后悔,也没有显露出悲伤,他不顾雨水沾湿了他的头发和衣服,温柔的低声细语。

 

伊万的话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总之是给当时的我带来了极其大的震撼。我和亚瑟站在雨中相继无言,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模糊了双眼。我看着阿尔弗墓碑上的黑白色肖像,那是他学生时代的照片,脸上的笑容灿烂的无懈可击。我的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我来晚了,阿尔弗雷德。所以你要在这里,好好的等着我。让你在这里等了我这么久,万尼亚真的是很抱歉啊。不过没关系噢,之前你想去的地方,我会替你去看的。”

 

“欸?你问我为什么这么愿意帮你实现愿望啊—以前可是宿敌的噢?关系差对吧?可是啊,正是你这种叛逆的性格,万尼亚可是非常喜欢的啊。”

 

接着他说了很多很多话,我和亚瑟都没吱声。

 

可是啊王耀,你在这里回忆着别人的情话想要干什么啊!?我吐槽着自己,看向了坐在对面的亚瑟,他似乎也陷入了非常久远的回忆当中,太好了,没有说什么话之类的。要不照自己刚刚那个状态来说,会发生很尴尬的事情吧。

 

于是我开始回忆亚瑟刚刚的长篇大论讲了个啥玩意,并试图做出个回应来,“是嘛...我说阿尔弗雷德后来怎么自杀了,原来是那个时候已经不对劲了啊。”亚瑟听到我的话回过了神,点点头然后叹了口气。

 

我们两个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又把伊万跟我谈话的内容跟他讲,亚瑟显得很吃惊的样子。搞什么啊,原来这家伙一直以为伊万一直晕着没醒来过吗。我们又谈起自己的近况,然后纷纷怀念起了以前的校园生活。

 

这个时候突然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我正对着门,于是抬眼看向了门口,却差点惊叫出声。亚瑟有些疑惑的看着我的反应,也转过头去看向门口,我明显的看见他晃了一下。你猜猜来人是谁?嘿,正是伊万。几年不见他并没有改变多少,他依旧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手里拿着个单反,向服务员要了杯咖啡,就走了过来。

 

“哇...怪不得阿尔弗想来这个咖啡店呢。装修真的好好看啊。”我和亚瑟都听到他低声赞叹着,然后他就看见了我们。他停下脚步有些疑惑的看着我们,也难怪,这么多年没见了,况且我们还拿着吃惊的目光盯着伊万呢。

 

“王耀,亚瑟?你们干什么这么看万尼亚啊—很不礼貌的哦?”他微笑着举起单反就给我俩照了个相,我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想想亚瑟也应该是跟我一样吧。接着猝不及防的伊万就坐到了我们身边,“喂,你们怎么不说话呀?明明感觉很多年没见啦?”

 

“对,你说的没错...”亚瑟好不容易缓和了过来,然后很郑重的看着他,“喂伊万,你之前在阿尔弗墓前的承诺,都兑现了吧?”搞什么啊,一开始就提这个问题出来,我有些嫌弃的看着亚瑟。伊万点点头,“这个咖啡店,其实是他那天逛街时跟我提的地方噢,在历经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我还是来啦。”

 

我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道一声:辛苦了。

 

总之啊,今天能碰见亚瑟和伊万,我非常开心。毕竟之前发生那事之后,我们都没有联络对方。正当我想入菲菲的时候,亚瑟突然凑过来跟我说悄悄话,他的气息呼在我的脖颈上,有点痒,“王耀啊,你没有女朋友吧?”

 

“没有啊。”我小声的回答,然后好奇的看向亚瑟。他似乎涨红了脸,没有继续说话。一旁的伊万则是戏谑的笑了起来,紫罗兰色的眼睛嘲笑般的看向亚瑟,故作吃惊的低声惊呼。“哇,Artie。我可不知道你喜欢小耀呀?”亚瑟朝他翻了个白眼,然后盯着我。

 

我慌了。同时心里莫名的同情起阿尔弗雷德。明明伊万就是那场事故的主角,现在却显得没事一样,连对亚瑟的称呼都变了。但更可恶的是亚瑟,看着架势还要向我告白咯?好吧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

 

“嗯,王耀,成为我的女人吧。”

 

他突然正经了下来,眼瞳中闪烁着希冀的光。伊万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似乎还掺着点诡异的感觉。我赶紧喝了口茶压压惊,然后答应了亚瑟。

 

好吧,其实遇见老友的感觉挺不错的。

虽然按照道理来讲,亚瑟应该是我的女朋友——咳。

 ————————————————

因为手机被收的缘故所以是在电脑上打的文,然后发现手速比想象中的要快啊XD。还有两天就开学了瞅瞅自己写的文,惊觉只写了一篇,好吧,这是寒假的第二篇。

至于欠着的文看看我最后两天怎么写x

第一次尝试老王的第一人称,写的OOC也请见谅q,而且结尾烂掉了x。感觉我写冷战的文老有一方die啊,悄悄说原来还是伊万die,想想还是反一下吧。

好茶强行糖x早知道不先打tag了。挂着刀子的名义可实际上并没有多么虐的冷战组委屈的哭了出来x

总之这篇写了6000多字,继续努力吧。x

评论(7)
热度(9)

© 木柒_沉迷小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