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柒_沉迷小吉

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推最王最/露米/安雷/瑞金。
....雷嘉瑞/嘉金,谢谢。

暑假怠惰期...zzz
感谢喜欢ʕ •ᴥ•ʔ

【APH/味音痴】Time and dreams

cp向:味音痴

*取名废

*ooc向

*非国设

1
阿尔弗雷德第一次来到这里就被震撼。

是在他梦里。金发绿眼的小伙子拉起他的手微笑,不知为何那笑里还带有一丝忧虑。那个人抬起手指向不远处一面很大的落地钟,上面的指针吱呀转动。

一旁还有一个荧屏,上面有着像倒计时一样的数字。“那是…什么?”他好奇的目光在荧屏上扫视,嘴唇轻微开合小声发问。可那个人却迟疑了,沉默许久他才回答:“是你生命的倒计时。”

生命的倒计时?阿尔弗雷德颇为感兴趣的眨了眨眼睛,那时的他不太明白这个词意味着什么。他望向那个荧屏,上面模模糊糊的烙印着“15年”的字样。

正当他想进一步思考的时候,突然间梦境被笼罩上了黑色的影子,他被惊醒。

2
随着时间流逝他逐渐明白了那个词是什么意思,可他并没有多畏惧。他时常梦见那个地方,那落地钟上的指针依然在转动着,那荧屏上显示的时间也逐渐缩短,黄发绿眼的那个人经常担忧的望着他,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阿尔弗雷德就这么一边感受着时间的流逝之快,一边还兴致勃勃的和那人聊了起来。

“你啊,可以跟hero说说,你是因为什么而出现的吗?”在他19岁这年,他忍不住开口提问,被提问那人显得非常窘迫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才给出了答复,“呃…我是想要拯救一个人…才过来的。”

“是你喜欢的人吗?”阿尔弗雷德露出了调侃的神色,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他用手指轻轻的戳了下对面那人的脸,“快告诉我啦?”像是非常期待那个人答复的样子。

可那个人却低头支吾着不愿意出声,阿尔弗雷德凑过去一看才发现那个人脸红了,“你干什么啊?…真要我说的话,的确是呢。”他有些困扰的回答着,眼神不自觉的瞥向一边。“…不过好像那个笨蛋无忧无虑的很,啥都没察觉到呢。”

“是吗…可你到了hero我的梦境里啊。这么说…你喜欢我??”

阿尔弗雷德惊得直接躺倒在了地上,那个人木讷的眨巴了几下眼睛,表情突然变得无比难堪,他一本正经的瞪着他怒吼,“喂喂喂?!!我怎么可能喜欢你啊笨蛋??”

“也是啦。”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从地上坐起来然后悠闲摆了摆手,露出了一个很自在的微笑,“毕竟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嘛——oh对!!你怎么称呼啊?”他突然间变得很慌张,凝视着那个人的眸子里透露出认真。

那个人轻呼了一口气,但阿尔弗雷德能感觉到那个人此刻是紧张的。

“…亚瑟·柯克兰。叫我亚瑟就行了。”

祖母绿色的眼瞳友善的平视着他,金色头发的青年向他伸出了手,他呆呆的望着他,然后握住了那个人伸出来的手。自然的微笑在他脸上展露,“那么,亚瑟,请多多指教咯?”

“嗯。请多多指教,阿尔弗雷德。”亚瑟也笑了起来。阿尔弗雷德突然察觉到一丝违和感,“等下,hero好像还没告诉你名字噢?”

“…啊,是吗。那一定是你的错觉——”那人的表情开始变得不自然起来,连话语里都带上了颤音。阿尔弗雷德沉默着盯着他一会,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了。

他背对着亚瑟走向钟与荧屏,上面显示着的“3年”的字样刺的他眼睛生疼,空间的背景由无边无际的星空构成,闪耀的星星今天也像往常一样放着灼眼的光。

“只有三年了啊…”亚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边,声音低沉的不知道是讲给谁听。阿尔弗雷德轻松的笑了笑,“还有三年呢,也没什么关系啦——咦。你怎么了。”

啪嗒,啪嗒。亚瑟的眼泪顺着脸颊滚落在地上,眼瞳里映出的是深切的悲伤。

“喂亚瑟,你没关系吧?”

阿尔弗雷德震惊的盯着他,他用力的晃了晃亚瑟的肩膀,后者却显得有些浑浑噩噩的了。“没…事…你放开我就好…”

他照做,亚瑟缓了口气后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望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抱歉,阿尔弗雷德。”他说,“我不能跟你说。”

为什么…?阿尔弗雷德盯着他,终究没有问出来。亚瑟歪了歪头,像是察觉到他的意思摇了摇手,他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慢斯条理的吐出毫无感情的字符,“你还是先醒来吧,琼斯?”

啪唦。他就此睁开了眼睛。

3
阿尔弗雷德搞不清楚他对亚瑟的感情,7岁那年是初遇,此后他就经常在梦境里见到他。关于他的喜怒哀乐,与朋友家人的关系,亦或者是任何他认为值得分享的事情,他都会跟那个人讲。

即使他并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不过没关系,因为他是信任他的,他相信他,所以可以无所保留的跟他分享有关自己的事情。他讲述的时候那个人会认真的听着,偶然也会给出自己的建议。

因此他认为亚瑟的出现并没有什么不妥,甚至单纯的认为每个人到了一定年龄都会来到这个地方,有个像亚瑟那样的知心朋友。但他问了自己的父母和朋友,得到的却是否定的答复,因此,他第一次产生了疑问。

但他一开始只是将疑问深藏在心里,直到后来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才发出提问。被亚瑟拒绝了讲出原因之后,他独自一人的在自己的房间里被惊醒,突然发现自己的内心开始动摇。

“喂阿尔弗雷德,你对亚瑟…究竟动了什么样的感情?”

他捂住自己的嘴巴抑制住想要呕吐的欲望,那只是因为生理上的难受,说不定只是因为父母不在家的过度饮食导致的。可他心里就是难受,近乎于亲情的依赖感?单纯的友情?还是……

“爱情?”

嘴巴中生硬的蹦出了这个词,怎么可能,阿尔弗雷德皱了皱眉头,很小的时候自己就遇见他了,要真动感情的话应该是更早的时候了,怎么偏偏在现在…

不能喜欢上他,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亚瑟说过他有喜欢的人了,搞不好就是自己,可他心里莫名的有个声音在说,就算是阿尔弗雷德,也绝对不是你。那声音铿锵有力,搞得阿尔弗雷德只想呕吐。

他了解他,毕竟很小的时候就遇见他了。亚瑟看着他时常露出担忧的表情,这说明…他说不定知道全部。全部?那是什么,那又有什么用啊。金发绿瞳的男子在脑海里逐渐成像,似乎还不满的嘲讽着自己,“别想太多?谁要管你啊。”

阿尔弗雷德又仔细的想了想,发现他从小时候到现在,都一直维持着那一个样子,永远是那么的独特,会嗔怪的喊着自己的名字——

不要再想了。

只会在这里想着别人的你,阿尔弗雷德,还配不上他。

…而且你,一点都不了解他。

4
如此矛盾的心情就这么滞留在阿尔弗雷德的心中难以排遣,但他并没有跟亚瑟讲,而是表面上毫不在意、无忧无虑的,可心里却惴惴不安的等待时间流逝。

那荧屏上显示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了。

大概就是这个时候,阿尔弗雷德遇见了另一个亚瑟,他与梦境里的那个他是那么相似,除了一点不一样,梦里的会对他有所隐瞒,而现实中的这个则对他无所隐瞒。

那天他在咖啡店,悠闲自在的喝着咖啡,美式咖啡的味道醇香苦涩,在所有咖啡中并不逊色。面前的阳光突然被一片阴影遮掩,抬起头一看,那青年气喘吁吁话语里带着一些歉意,“没位置了…我可以坐你对面吗?”

阿尔弗雷德细细端详着他,金发在阳光下折射出细碎的光,说话时纯正的英式发音听起来令人感到惬意。少年略不耐烦的扯了扯自己的衣领,话语里透露少许不安,“喂?”

“当然可以?”他露出一个微笑,挥挥手示意对方赶紧坐下来,对方由此长舒了一口气。服务生见状快步走过来递给他菜单,他接过翻了翻用视线扫视着上面的菜品,“一份红茶,先生。”

“好的。”服务生说完走开了,阿尔弗雷德狐疑的盯着面前那人,他似乎并不愿意理他。“呃…请问,你是叫亚瑟·柯克兰吗?”他有些忍不住的冒昧开口,那个人愣了一下然后恢复了镇定,“是…你怎么知道?”

“啊?这只是猜测,猜测而已。”

“猜测?”

对面那个人明显不信任自己的样子,但阿尔弗雷德还是点了点头,试图编撰出一个合适的理由让他信服,他抿了一口咖啡,“占卜…占卜你知道吗,hero我对那个很感兴趣,所以可以猜出你的姓名。”

“占卜啊,我也很感兴趣啊。”对面那人脸上突然露出了微笑,似充满兴趣般的看向阿尔弗雷德,他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点了点,“但是–我说我会魔法,你信吗?”

“我怎么可能信你啊。”阿尔弗雷德脸上显露出了嫌弃的神色,伸出手指笨拙的点着亚瑟的手指,还时而点空。亚瑟收敛起微笑,声音故作低沉似低声耳语,“所以呀,我也不信你噢?”

“…你。”阿尔弗雷德没好气的瞪着他,哽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服务生走过来把红茶放在桌上,亚瑟快速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看向他,“虽然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不过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这位自称hero的先生?”

…他不知道我的名字啊,太好了。

阿尔弗雷德脑袋里这种想法闪现着,因此他不自然的叹了口气,他抬起眼看着亚瑟,后者却是轻轻的“啧”了一声,“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初次见面,你好。”

“你好。”

亚瑟似乎一副很受不了的样子,但他还是保持着微笑。

自那之后他就和那个亚瑟慢慢的熟络了起来,成为了关系不错的好朋友,他兴致勃勃的与梦境中的亚瑟谈起这件事情,可那人只阴沉着脸陷入了沉默。

这人是嫉妒了吗?阿尔弗雷德猜测着,没有继续跟他谈这件事情。他和那个真实亚瑟一直保持着普通的朋友关系,并没有多大进展。阿尔弗雷德惧怕着他对亚瑟会产生感情,他不能爱虚幻的,更不能爱真实的。

那难以排遣的心情更难消逝,梦境与真实中的两个亚瑟,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不一样的是与他们相处时候的记忆。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似乎他两个亚瑟都喜欢上了。“那可真是人渣。”他自言自语着,开始小声的啜泣。

可他和那个真实的亚瑟的关系,似乎比预想之中的要越来越好了。但梦境中的那个亚瑟,却总是泫然欲泣的望着他,缄默不语。

离他所谓去世的时间,只有3天了。

5
那个亚瑟给他打了电话,说是有事情找他,地点是第一次相遇的那个咖啡店,希望他快点赶过来。

阿尔弗雷德摁掉电话,心里好奇着亚瑟找他的原因,一路小跑着赶了过去。距离不远的时候已经能看见亚瑟的身影,桌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发着红色的光,越走越近,空气中似乎氤氲着玫瑰的芳香,令人沉醉。

“亚瑟?”他走近他,有些疑惑的提问,“你叫hero来是干什么…啊!”

还没问完他便惊呼出了声,亚瑟手里捧着一束玫瑰娇艳欲滴,火红的颜色似乎要灼伤他的眼。亚瑟垂下眼帘,语气里遮掩不住的不好意思,他的声音小的不得了,阿尔弗雷德几乎都听不清了,“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吧。”

“你说什么?”阿尔弗雷德有些迷茫。

亚瑟却突然恢复了往常的状态,显得非常冷静的重复了一遍,“我说,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阿尔弗雷德?”

“…不行。”

阿尔弗雷德呆立了好一会儿,好久才给出了答复。他此刻心里也在进行非常激烈的斗争,那梦里的倒计时只有三天,三天…不,我都要死了,怎么可以接受告白呢。

“我是认真的,阿尔弗。”

他像他的恋人一样轻声呼喊着他的名字,眼中似乎映出了无限希冀。可阿尔弗雷德只感觉自己脑袋昏沉沉的,疼的像是要炸裂一般。“…我也是认真的,亚瑟。”他拼命的思索着,想找到一个足够令人信服的理由。

“我有喜欢的人了。”

“…可我没怎么听你说过其他人呀?你跟我说他是谁。”

“他也叫亚瑟,他跟你一模一样,但不是你。”

阿尔弗雷德一字一顿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但亚瑟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他似乎很悲痛的叹了口气,可说出的话却像是非常不在意的样子,“噢?那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准备耍我?”

“还是说,你只是把我当做了那个亚瑟的替身?我真傻,都忘了一开始你就知道我的名字,明明我们两从来没有见过。”

再次看向阿尔弗雷德的时候亚瑟的眼眶中已经噙着泪水。

“不是这样的,亚瑟,我们可以做朋友的……但你不能把你托付给我。”

阿尔弗雷德忍着头痛,努力辩解。可亚瑟却一副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样子,他盯着怀里那鲜红的玫瑰花,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泪珠滚落在花瓣上,逐渐消失不见。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那么,亚瑟,我先回去了?你看,雨下的这么大,hero觉得感冒并不是什么好事噢…”他转过身,逃也似的在雨中飞奔了起来,只留下亚瑟抱着玫瑰花站在雨中。

“永别。”

亚瑟轻声说着,脸上却露出了微笑。

6
亚瑟觉得他这一生都是孤独的。

听起来有些中二,可的确是这样。爸爸妈妈在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哥哥们只会欺负自己,长大之后各自分道扬镳,却终究无法找到自己的归宿。

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没有依靠。

他觉得他的精神寄托只有红茶和料理了。啊,真是痛苦,就连这般他也无法很好的做出来。“真是失败啊,亚瑟。”他嘲笑般的自言自语,然后独自一人发愣。

直到某天他认识了阿尔。

那家伙很傻,却会在别人伤心的时候哄人开心。虽然喜欢喝咖啡,可似乎更愿意承认麦当劳是他的归宿。不知不觉竟然这么了解他了啊…亚瑟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他看上去是喜欢自己的。

也看上去不喜欢自己。

他也愿意和他成为一辈子的朋友,只要成为朋友就够了。他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这样,却经不住的在那个雨天告白。

自己果然是孤独的。他嘴角划过一丝自嘲的微笑,自那之后已经过了两天,窗外的雨也依然不间断的下着,宛如自己的心情一般,潮湿而又阴郁。

感觉就像被遗弃在旮旯角的玩偶难得照到了曙光一般,却被无边无际的大雨淹没。

他只是无法接受自己是所谓替身罢了。

那么,就让自己,最后任性一次吧。

他看向了角落里的剪刀,它这几天来被磨得很利索,经灯光照射折射出耀眼的光。亚瑟眉头微皱,拾起那把剪刀,慢慢悠悠的走出了屋子。

倾盆大雨。他就木讷的走在雨幕之间,任由雨滴打湿他的衣服。他抿紧了嘴,眼中却有什么在熠熠生辉,难以挥之而去。

他知道阿尔家在哪里,身上甚至还有他家的备用钥匙。“我们是好朋友吧?所以你肯定不会害我的!”耳边依稀传来了阿尔弗雷德的笑声,真是无忧无虑毫无心机的人啊。亚瑟悄悄的打开了门,四处排查后走进了卧室里。

他爱的人,此刻正在恬静的梦乡里做着美梦。那柔和的睡颜简直就是世界上最为纯净美丽的东西,令人不忍打扰。

亚瑟迟疑了一下,还是举起了剪刀。

“…抱歉。”

7
那是只剩最后一天的时候了。

正好是周末,他选择了睡觉,不出所料的又来到了那个空间,巨大的电子荧屏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沙漏静静的矗立。他看着一点一点落下去的沙子陷入了沉默,亚瑟看着他的背景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怎么了,终于感到恐惧了吗?”

“…不,也不是。”

阿尔弗雷德生硬的吐出一句话又陷入了沉默当中,亚瑟好奇的凑近他,然后拿手戳了戳他的眼镜框。“喂,怎么了?”

“我对他…说了很过分的话。”

“…他向我告白了,我却拒绝了。真是的,他也跟我说过他没有朋友,也没有可以依靠的家人了。”

“可我……”

亚瑟看着他摇了摇头,略有一些迟疑才开了口:“我想,阿尔弗…你应该接受他的告白的。”阿尔弗雷德惊愕的看着他,好不容易才说出话来:“…为什么?你不介意?”

沙漏里的沙子只剩下薄薄一个底,照这个速度下去,估计只有十多分钟了吧。亚瑟的身上突然发出莹莹的光来,让阿尔弗雷德觉得有些恍惚,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真诚的望向他。

“…我应该一直没跟你说,我是从哪来的。”

阿尔弗雷德定定的望着他,他预感到这人似乎要发表一篇长篇大论了。整个空间也在逐渐放亮,似乎要从黑夜转入白昼。

“这些话我一直没说,是因为那个时候,我压根就说不了。现在你快死了,我才能说。”

啊…你究竟要说什么?

“我是从过去过来的亚瑟柯克兰,那个时候我经历的事情跟你经历的差不多,因为他拒绝了我的告白,我一怒之下杀了他…不,或许是绝望驱使我这么做的。”

“你……”阿尔弗雷德有些愣住了。

“杀死他之后,我选择了自杀,恍惚间我见到了另一个亚瑟,他跟我讲明了全部,并问我要不要选择帮助你走出这个死循环。”

“我很愧疚,自然是同意了。我一直憧憬着魔法,来到这里之后发现我也获得了魔法。我看着你的死亡倒计时越来越短,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是你没遇见亚瑟啊,我还以为只是因为后来的自然灾害。”

“但历史只会重演,你还是遇见了他,并且还发展的不错。我所获得的魔法可以让我知道你的心声,我能看出你的犹豫与踌躇…但是,我无能为力,我什么也做不了。”

亚瑟脸上露出了一个凄惨的微笑,“现在你也明白了吧?另一个亚瑟到门口了,你现在决定怎么做?”

阿尔弗雷德露出了很尴尬的笑容,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哈哈…是这样吗。你陪了我这么多年,真的很感谢啊。”

果然自己想的没错,他喜欢阿尔弗雷德。

可即使是阿尔弗雷德,也不是“我”。

随之他正色,他将目光转向沙漏,似乎只有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了。这整个空间变成白昼后,又逐渐落入黄昏之中,接着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那个亚瑟身上的光点闪烁的光越发强烈。

“我不想害你。”亚瑟浑身颤抖。对了,那个时候——

思绪应声中断。

是他杀了…我啊。

脖颈处似乎传来了泊泊的水声,呼吸几乎已经无法继续。那空间终于撑不下去而破裂,呈现在自己眼前的又归于现实。

“接下来,就是我的事啦。”他似乎能听到那个亚瑟这个对他说,他使出全力睁开双眼,看见的却是这个亚瑟哭泣着的扭曲脸庞。

他拨出剪刀,准备刺向自己的脖子。

无法发出声音,也无法阻止事态了吧。阿尔弗雷德挣扎着想要出声阻止却无济于事,是要继续当个毫不知情的自己了吧,哈…似乎也不错呢。

“喂…住手啊,亚瑟!”

朦胧之间他听见那个亚瑟喊着亚瑟的名字,他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失去了意识。

8
亚瑟根本没有想到结局会是这样。

似乎是阿尔弗雷德形容的跟他一模一样的人就这么站在了他的面前,表情还十分难看。他本想不理会,直接陪着阿尔弗雷德一起死去,可那个人大声喝出来的内容却令他为之一振。

他跟我…说明了全部。

我真傻,老老实实的做朋友不就好了吗。啊,倘若没去告白,没被拒绝,自己就不会如此的绝望,再将他杀害了吧。

“你愿意…去帮助阿尔弗雷德改变这样的命运吗?…也为了你自己。”

“…我愿意。”

那个亚瑟朝他露出了微笑,然后消失了。亚瑟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空间里,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时钟,一旁的荧屏模模糊糊的烙印着“15年”的字样。

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小伙子,对着他,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不对!

亚瑟猛然瞪大了双眼。

这样不就…这样不就还是一个循环了吗。

他轻轻拉起阿尔弗雷德的手微笑。

“…我…必须得想出办法。”

——————————————————
写了6800多字,好累啊x,然而该写的还是欠着,明天继续努力!我只是想证明我还活着…
味音痴果然挺好写x,但是不晓得这个会不会有续篇,有的话应该也不是一样的剧情了,就先这样吧。

评论
热度(4)

© 木柒_沉迷小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