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柒_沉迷小吉

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推最王最/露米/安雷/瑞金。
....雷嘉瑞/嘉金,谢谢。

感谢喜欢ʕ •ᴥ•ʔ
是高中生,所以更新很慢x

子博@弱简
大致堆一些凹凸/小英雄/ES/APH相关
这个号主最王最了!

【APH/冷战】Midnight and mistake

cp向:冷战

*非国设

*ooc有

*文不对题系列

*祝食用愉快w

午夜时分,空中的星星闪烁的光芒耀眼,天空被涂成蓝与紫肆意交织,染出令人沉醉的色泽。夜幕笼罩下的城镇已陷入安稳的深度睡眠,街道上的路灯发着柔和的光。

本应该如此的..一直寂静下去,然后堕入睡眠的最深处,不再醒来。

打破这份寂静的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皮鞋与地面的快速摩擦制造出刺耳的噪声,但小镇没有受到影响而是依然沉眠。金发的青年气喘吁吁的奔跑在空旷的街道上,像是寻找着什么东西。风将他的发丝吹的凌乱而松散,青年的神色慌张,湖蓝色的眼瞳映出了因茫然无措而产生的恐惧。

「伊万..你个蠢熊。给hero跑到哪里去了啊!?」青年咬牙切齿的低声咒骂,但能听出话语如同他的身躯一般微微颤抖。良好的体能让他并不觉得有多么累,但心灵上的负担让他想要放弃。

又过了一阵他终于停下来,然后在小镇里慢慢行走着。他将自己的眼镜扶正,然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他与伊万同居的一年零九个月。

睡前是没有什么问题发生的,斯拉夫人甚至还搂着他,用细腻软糯的声音给他念着俄罗斯的童话故事,完了后还轻声哼唱着俄罗斯民谣催他入眠。

但在刚才他突然醒来的时候,察觉到身边的被窝已经空了下来,更可怕的是那里已经没有任何温度残余。那一块的东西都理得整整齐齐的,仿佛从来没有人使用过,或是在那边躺过。他立刻清醒了,把衣服换好,然后就冲出门外。

那一段本应该平稳的睡眠是被噩梦终结了的。梦里的黑雾氤氲缭绕,模糊不清而没有终点。在梦中他不断徘徊着,束手无策、毫无方向,终于被惊醒。

他认真的思考着伊万离开的原因,却毫无头绪,曾经他们的确相处的不怎么好,可后来却被互相吸引,然后在一起了。那甚至一度到了引人嫉恨的程度,可有怎么样呢?伊万本来就是他的,他也相信着伊万永远也不会舍弃他。

空气中突然传来了咖啡的醇香,阿尔弗雷德情不自禁的深呼吸一口,他顺着香味的来源转过头去,是一件咖啡屋。什么时候这里开了咖啡屋呢?他在心里想着,有些累了呢,那么索性就休息一会吧。

咖啡屋的墙壁由红瓦砌成,漂亮的绿色藤萝装点着营造出盎然生机,玻璃上贴着黑色蝴蝶样式的墙贴。门口的花盆里栽着向日葵,一旁的小黑板就那么立在那儿,上面用粉笔很有力度写了这么一个单词:「memory」,显得十分突兀。

阿尔弗雷德惴惴不安的推开了门,扑入鼻腔的是更为浓郁的咖啡香气。「好香啊。」他感叹到,然后打量着店内的光景,可能是因为深夜吧,除了一位站在柜台打着盹的男子,也没其他人了,那男子头上带着一个面具,看不出他的样子。店里的灯发出橙色的光,令人有些困倦。

「哇..?有客人了啊。」那个男子抬起头看着他,有些淡然的说。不知为何阿尔弗雷德觉得他的声音有些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需要什么吗?」那人又说到,紫罗兰色的眼睛在面具底下发着神秘的光。

眼睛的颜色....好像那个家伙啊。

压制住内心的疑惑,阿尔弗雷德低声回答道:「给hero我一杯黑咖啡吧。谢谢了。」不知是错觉还是怎么的,他感觉眼前那个人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好。」那人应答到,然后走进了身后的门里。没过一会从门里传出了带有苦涩的咖啡香味,以及勺子搅拌液体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男子将两杯黑咖啡端了出来,阿尔弗雷德疑惑的指指咖啡:「本hero只点了一杯啊?」

那个人将两杯咖啡放在桌上,然后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他说话的语气温柔而又细腻:「万..我想陪你聊聊天啦,可以吗?」

阿尔弗雷德一向厌恶与陌生人的接触,可鬼使神差般的他答应了,旁边那人松了一口气,他轻轻抿了一口黑咖啡,「真苦啊..我想我还是更喜欢伏特加一些。」

「伏特加?」阿尔弗雷德饶有兴趣的挑起了眉,他想起了那个永远面带微笑的斯拉夫人,他的挚爱。但随机他又觉得有些奇怪,眼前这个人有着白色的头发,紫罗兰色的眼瞳,以及细腻软糯的音色。

可他虽然所认识的伊万可不会泡咖啡啊,更不会在深夜开着一家咖啡屋。

那人似乎突然间就慌乱了起来,他有些突兀的说,「..要不你尝一些咖啡?」阿尔弗雷德狐疑的看着那人,然后点了点头。他抿了一小口,然后略微瞪大眼睛。黑咖啡是苦涩的,但那也带着一丝暖流淌进他的心中。「So delicious..」他惊奇的说。

那个男子有些开心的笑了起来,阿尔弗雷德喝着咖啡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对了,等会本hero就得走了,因为我还要去找人。」「找谁呢?」那人看着他,语气中略带有些好奇。他叹口气,沉声说:

「..我的爱人。伊万·布拉金斯基。」

阿尔弗雷德能感觉到他身旁那个人的身体猛然僵住,那人讪笑着:「啊哈哈..。是吗。你的爱人啊..」不知为何语气中充满了悲伤,他警觉的看着他,「..你是谁。」

「需要听听我的故事吗?」那个人并没有正面回答,稳定了情绪之后脸上依旧是挂着微笑,眼底有一丝遗憾,如此看着他。

「好。」

阿尔弗雷德回答道。男子喝了一口桌上的咖啡,开始了他的诉说。

大概一年半前吧,我遭遇了一场车祸。当时我觉得我已经死了,但是在大约午夜时分,我清醒了,身上疼痛的地方也不再疼痛,一切都恢复正常。

我开心极了,但我从此莫名的被限制起活动范围。曾经我也有一个爱人喔,就像你这样的美国小伙,可我再也见不到他了。除非他主动来找我。

况且,我只有每天晚上十点到两点之间才能拥有自己的意识,兴许是因为后遗症吧?每到白天我就会陷入沉眠之中,怎么样都无法唤醒。

但我心里已经很感激了,毕竟在那场车祸里我没有死去。可我还是觉得非常遗憾,毕竟那个时候..我和我的爱人的关系才刚刚缓和下来啊。喂..你怎么了?

那个男子低声唤着阿尔弗雷德的名字,可那个人已经睡着了。太困了?他无奈的摇摇头,算了,没听到也好。他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然后抱起阿尔弗雷德狠狠的往门外人。接着关灯,休业。

「嘿咻。这可是万尼亚迫不得已才这样呀。」

阿尔弗雷德觉得他做了一个很刺激的梦,刺激到他几乎不想再去回想。何况这还是在冰凉的砖头路上做的梦,那感觉真是棒极了。

梦似乎延续之前那个梦,一样的黑屋缭绕,所增添的东西不过是一条马路,以及上面川流不息的车辆。但阿尔弗雷德恐惧着马路,虽然他自己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本hero为什么会躺在大街上啊。

他想了想好像是昏迷而导致的,而且是头疼而带来的昏迷,是的,都怪那个店主....故事开头就讲的是一场车祸,简直是hero的软肋啊。而且..还是一年半前的。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模糊的记得当初发生了一次另自己几近崩溃的事情,所以他选择了遗忘。可记忆中那血腥的味道,刺目的红色,他觉得他也忘不掉。

「该死的..怎么又记起来了。」他低声咒骂,不过谢天谢地的是,他忘了那场车祸里死的是谁。哈哈..。真的忘了。

起身,他盯着那家咖啡店,有些懊悔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往家的方向走去。

「下次也再开家咖啡店吧..」

再?他有些好奇自己话里的意思,毕竟他可没有,开过咖啡店啊..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锁,斯拉夫人温和的声音随即响起,「你终于回来了。阿尔弗。」他心头瞬间略过一丝复杂的情感,他生气的质问伊万,语气里似乎带有些哭腔,「你..昨天晚上到底跑哪里去了!」

那人眨巴眨巴眼睛,好似纯洁无暇的孩童般看着他。「万尼亚昨天只是睡不着啦。所以就出去走了一圈!倒是你彻夜未归。好啦好啦..我们的hero先生赶紧去洗脸吧,瞧,脸上这块土要多可笑有多可笑。」

伊万就这么推着阿尔弗雷德走进了卫生间,阿尔弗雷德无奈的叹了口气。擦脸的时候他猛然愣住,镜子里的他脸上还残余着水痕,这很正常。可他在镜面的反光中,只看见了一个人的身影。

世界也似乎变得愈加的扑朔迷离起来了,难道不是吗。不选择好好的堕入深度睡眠,而是睁开双眼,你也应该知道真相了。

这打破平衡的mistake!

阿尔弗雷德感到一阵眩晕,他近乎冲出了卫生间,伊万跟着他走了出来,他的脸上露出了近乎完美的笑容。「呐..没事吧?阿尔弗。」

「你是真的,还是假的?」阿尔弗雷德恐惧不安的询问着,伊万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阿尔弗雷德瞪着他,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向他嘶吼:「回答我!」

伊万的嘴角的笑意消失了,他微微眯起眼睛盯着阿尔弗。

「你也知道的吧,我亲爱的hero先生。我只不过是个赝品罢了。」

阿尔弗雷德呆住了,他突然回想起了很多事情。自某一天开始,伊万就不再喝自己给他泡的咖啡了,那时还以为他口味变了呢,原来是这样啊,原来伊万早就死了啊。

一年半以前的那场车祸,死的就是他啊。

那天就像许多言情玛丽苏剧一样,他跪在事故现场哭天喊地,血几乎要刺痛他的眼。回去后他就颓废了起来,连王耀和亚瑟劝他参加葬礼,他也拒绝了。后来就如现在的展开,他愚蠢的假装他还活着!

是的,一年半前的深夜,黑雾氤氲,伊万送他去他经营的咖啡店取东西,但在回来的途中,那场惨案就发生了。

等下..咖啡店。

回想起一切的他,突然发现自己昨天去的那家咖啡店,与当年他所经营的那家地址是吻合的。他紧紧抿住嘴,准备等到夜晚时候再一探究竟。

「欢迎光临!」

凌晨十二点,他推开门,听见的是店主温和的声音。「..来一瓶伏特加。」他表情十分平淡的吐出这些单词,店主的嘴角随即抽动了一下。「好。可是你看上去很郁闷啊?怎么了啊..」他边说着边转身从架子上取下一瓶伏特加,「要不跟我谈谈心?」

阿尔弗雷德拿过伏特加,露出了令人战栗的冷静神色。「——好啊。不过首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我不说。」

「说!」

「我有不说的权利。」

「在hero面前,没有任何权利可言。」

「....」

他沉默了,冷笑了一声,然后缓缓摘下了面具。阿尔弗雷德看着他猛然愣住,那紫罗兰色的眼底微妙的划过一丝怜悯的目光,白色的发丝在灯光照耀下发着淡金色的光,斯拉夫人拿着面具,语气莫名的带有一丝戏谑和玩味。「想我了吗——阿尔弗。」

「fxck。还真是你啊。伊万。」阿尔弗雷德此刻不知道该哭还是笑,他又想狠狠的搂着他又想扇他一巴掌,可他硬生生的克制住了冲动。伊万看着他叹了口气,「万尼亚想着你应该记起来了,所以才摘下面具的。」

「那么你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了吗?我记得你....死了啊。」阿尔弗雷德将伏特加放在桌上,疑惑的问。

「....嗯。」他轻声回答。

你知道的,万尼亚是在一年半前死的,活生生的被车撞死了。哇——真的好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阿尔弗雷德有些嫌弃的看着伊万。

当时我是确确实实的死了的,但是大约午夜时分,我睁开了双眼。我发现我就站立在这家咖啡店里,透过玻璃可以看见你跪在那儿哭。我想跑出去安慰你,结果绝望的发现,我出不去。

我就立在店里茫然失措,不知道做什么。起初的一个月我都在店里等你,可是你似乎把这个店给放弃掉了。每天固定的四个小时我才拥有自己的意识,我后来意识到不能这么荒废过去,想到你似乎喜欢喝咖啡呢,就开始尝试学做咖啡了。

可在大约一年前我才能把咖啡做的稍微好喝一点,可是店里也没有原料了。正当我考虑接下来该做些什么的时候,亚瑟推开了店门。他看见我只是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可我刚跟他握手他的脸立刻变得惨白无比。

「伊万..你还活着?」当时亚瑟是这么说的。那时我只是摇了摇头,然后我们就坐下来面对面的对话,从他那我得到了很多关于你的近况啊什么的,我都有些嫉妒那个冒牌货了喔。

离开的时候亚瑟从兜里掏出一个威尼斯面具来,说是要给我,他说是担心有一天你过来看到我被吓死。我自然收下了这份好意,并叫他帮我捎点东西来,他嘴上说着烦死了可第二天还是给我带来了咖啡原料之类的。哦,还有万尼亚最喜欢的伏特加。

自那以后隔一个月他会送一点原料过来,我们只是想让你早点好起来而已。可你昨天才第一次进了,知道吗,我都高兴的快要疯掉了——......

伊万没再说下去了,他用力的抱住阿尔弗雷德,似乎是在宣泄着什么——而阿尔弗雷德只是默默的被抱着,没有言语。

「你能活过来吗?」阿尔弗雷德问的有些突兀。伊万摇了摇头,「我想应该是不能了吧。但万尼亚会在这里一直存在着的喔。」

「真是可怕。」阿尔弗雷德突然哈哈的大笑起来,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眼角的泪光闪烁。伊万看着他,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END—

这里是关于万尼亚为什么会回来的问题。其实我也不知道喔,不过大概是双方的执念都很大吧。

当然。万尼亚也知道这样的后果。

除非世界毁灭,或者自然灾害将此地摧毁。否则我身为灵魂,将在这个咖啡店永远永远的生存下去。

几十年前阿尔弗雷德基本上天天晚上都会来找我,我多次提醒他不要这样,但他还是拒绝了。这样带来的后果只有身体机能的极速衰退,但他硬撑着,整天在痛苦中度日。

我无法安慰他,我一度认为他死了就是解脱,但我没跟他说。

终于在某一天,他死了。

他的灵魂并没有像我一样,说不定是因为他已经满足了,或者只是神的玩笑罢了。但我却仍然要践行我的承诺,在恒定的四小时内生活着。

亚瑟和王耀,弗朗西斯以及其他的一些朋友,并没有停止给我的补给,我很感激他们。但又几十年过去,他们也都..

补给压根就不够。用完所有原料我被迫关闭了店门,然后开始在每个深夜,考虑如何熬过去。在黑暗中我独自一人带着,感觉自己已经与时代隔绝了。

还好,我不过熬了..十年而已。当咖啡屋被暴虐的碾压时,我竟然可悲的只想高声欢呼。

    我不回来不就好了?我当初没死不就好了?

我无数次的在心中设想,无数次的考虑过这样做的结果。但历史不能改变,我们早已在行进的路途中伤痕累累。

真正回归死亡的时候,我感到的只有安心以及如释负重般的自由感了。

那令人作呕的午夜,以及不该犯下的错误啊。

——————————————
写这篇文只是微妙的对标题有执念,然后就写歪了,最后好不容易回去,我想着要不就叫“coffee and coffee”好了。x
一如既往的感觉越写到后面越渣,而且越写越困——更何况还欠着作业。烟
不过写了五千多还是很开心的。耶。

评论
热度(10)

© 木柒_沉迷小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