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缄默无言,两相忘却」
开学随缘更新💤

「最王」Re(3)


*是恐怖游轮pa

找不到。

最原终一在走廊间来回奔跑,平时很少运动的他很快变得气喘吁吁。他的心被不安的情绪所充满,而越是急躁越是无法理智思考。冷静,他对自己说,这声音在他的脑海中碰撞,激出了回声。

他先放缓脚步,意识到盲目寻找只会消耗体力之后,他开始认真的思考。距离枪声响起之后已经过去不久了,因此寻找的难度也大大增加。轮船上有危险人物 ,从浅川くん的死亡就可以知道这一点。

他穿过一个房间,屋子里的镜子十分古怪,角度摆放很是特别。在这个角度下,最原终一看见了镜中的两个倒影正不悦的盯着他看。

心底寒颤,他加快了步伐。一路上有不少打斗留下的痕迹,甚至还有女性的发丝。同伴都可能遭遇不测,他的脑海中掠过这句话,心里涌现起一种深深的后悔感。

打起精神!!最原终一对自己说。之后他闻到了血的气息,迈开步伐冲过安全门,他听见了滋滋的电流声,好像在放着音乐,但那已经可以称作噪音了。

"啊……这是什么!?"

他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餐桌上全是腐败的食物。看装修这应该是餐厅,但感觉已经经过了数百年的时间。"……我到底来了什么地方。"最原终一无奈的想着,他在餐厅里转悠,脚却突然踩到了什么东西。

最原终一低头看向脚边,眉头微微皱起,他低声的念出了那个物体的名字:"……枪。"

他不确定这是不是刚才枪响的来源,但一种危机感却让他无法舒展开眉头。他小心翼翼的举起这把枪,发现已经没有子弹了。他便抱着枪走向餐桌,扫视着桌上已辩不出模样的菜肴。

他看见了猪蹄。最原终一不由得想起了他那位恋人,如果他看见这道菜的话,肯定会有非常有趣的反应吧。他忍不住笑了,目光却看见了餐桌上熟悉的字迹。

最原终一的表情直接变了,能依稀看出那些句子是:
" 来玩捉迷藏吧,最原ちゃん!"

最原终一突然感觉视野一片眩晕,他后退了一步,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他直直的冲出了餐厅。手中的枪的触感冰冷,最原终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脚步慌乱无比。但他的速度始终不减,等到跑到一处走廊——他看见了一个戴着帽子的人背对着他。

他认得那顶帽子。那顶帽子是……

最原终一的内心敲起了警钟。对方的服饰已经皱皱巴巴的,但仍不难看出跟他身上这件一模一样 ,那个人的袖口沾有血迹。他望着他的背影,停下了脚步。一连串疑问接踵而至,他轻轻张开嘴,几个音节快速流出。带着困惑与疑惑,他问道,
"你 是 谁?"

最原终一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想起面对浅川……浅川愤怒的样子。但是,除非对方转过头——除非对方……他不会相信那个人就是……

这世界上的另一个他之类的。

那个人转过了身,熟悉的面孔刺激着最原终一的神经。——果然!对方目光中的狠戾与阴沉另他恐惧,但他却又从那双眼睛中看到了与自己相似的东西。他看着对方嘴角的笑意。但在这之前,对方的眼中先是闪过了一丝愕然。四目相对,那个人抬起手,对着他举起了带着血迹的小刀。

没有回答也不需要回答,充满疑问但不需要疑问。在看到那把小刀的时候,最原终一就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跑!最原终一对自己说。手里只有一把没有子弹的枪,没有什么用。

"为了拯救他 ……你必须死。"

他终于说话了。那是歇斯底里、癫狂至极的声音,但同时也是让人感到悲伤的声音。他为什么会如此痛苦?刀尖似乎近在眼前,最原终一没有办法,只好先举起了枪对着他,对方果然静止不动。

"为什么?"最原终一的声音低得似乎像是自言自语。

另一个最原终一沉默了,他面无表情。他只是迈开步子朝着他走了过来。他的话语在最原终一听来恐怖至极。

他说,"我记得,你没有子弹了吧?"

最原终一的内心一片冰凉,他快步奔跑着,继续开始了追逐者与被追者的游戏。他还是想知道王马小吉现在的状况,该不会……他想,该不会王马小吉已经遇见其他的"他"了。

左拐,右拐,精疲力尽。最原终一觉得自己已经甩开那个人了。他放缓脚步,轻轻的走进一扇隐蔽的门,惊讶的发现里面有锁后,他从内部挂上了锁。

室内昏暗而布满灰尘,蜡烛的火焰发着半明半昧的光。精致的大理石桌上放着盏灯,这晦暗的灯火在漆黑的屋里几乎没有作用,只是能照亮眼前的路。房屋的尽头似乎是一副巨大的油画。最原终一拿起灯,向房间深处走去。

他站在了巨幅油画的面前。眯起眼睛,他将那盏昏暗的煤油灯举高,两侧墙壁上的烛火突然亮起——整个房间变得明亮无比。

最原终一这才看清这幅油画旁是嵌入墙中的书柜,上面放着厚厚的书籍,像是童话里属于魔女的魔法书。巨幅的油画画着西绪弗斯推着石头的场景,图中地狱天空的颜色却是青与紫的混合。谁创作了这幅油画?最原看见油画底下放着的颜料桶,沉默了。

他抽出其中的一本书,翻开却看见了熟悉的字迹。最原终一眉头紧锁,他抽出随身带的铅笔,在下面添了一行字,果然是他的字迹。

「西绪弗斯受到了神的惩罚。」

他欺骗了死神,以惩罚妻子为理由返回人间,为了那几年的生命。值得吗?最原终一看着手上的书本,又抬头看看油画。为了不属于自己的多余生命,而得到了永远的、永无止境的、无尽的惩罚……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是来过这条游轮很多次了。厚厚的纸张上,全写着那句话……为什么?他看不见真相,并为此感到迷茫。他和王马小吉明明只是前来旅游,遭遇了风暴上了这条游轮,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情?

无尽的惩罚,永无止境的轮回。……难道他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忤逆了神明的事情,而为此付出代价了吗。

最原终一重重的把书放回书架,然后抽出了另一本书。那本书的封面像是精致的古典书籍,翻开后他却发现这是他最喜欢的那本侦探小说。书里好像夹着什么东西,他翻到那一页,发现是一张绝症通知单。

病人的名字被戳烂了。

他又放回去,拿下了有一本书。这是一本航海日记,从字里行间来看应该是浅川的。他又拿了几本书,发现内容大多与他们相关。樱井的插画集、伊藤的小说、如月的笔记……还有王马小吉的,日记本。

原来王马小吉有写日记的习惯吗。最原终一想着,又翻开了日记。但是,日记已经被撕掉了。只有他们开始交往那天留在上面,孤零零的。可能是撕日记的那个人也不忍心撕掉这一张纸吧。

他推测那张绝症通知单是属于他们六个人的。心里没有来的闷得慌,最原终一将书理好,然后朝门的方向走去。他顺手把煤油灯放在先前的位置,估计着另一个他应该也走远了,他打开门,墙壁上的灯火霎时间熄灭。

门外正好有人经过,最原终一心里一惊,发现是伊藤和樱井。他们也看见了门内的最原终一,表情由痛苦转为了愤恨。

"为什么你想杀了我们!"伊藤愤怒的咆哮着,最原终一往门内后退了一步。樱井看上去状态很不好,她的肩被小刀深深的划了一道。他们估计是遭遇了那个人。

"不,不是我……我一直在这间屋子里……"

"难道你想说有很多个你吗!?"

是严厉的诘责,但最原心想他说的倒真没有错。下一秒伊藤恶狼般的扑了上来,樱井的行动也昭示着一件事情——他们都想杀了他。最原终一本来就属于纤细型的,他费力的躲避着,渐渐感到力不从心起来。伊藤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他快窒息了……

砰。

一本厚实的书准确的砸中了伊藤的后脑勺,他吃痛的松开了手。樱井也被吓了一跳,担忧的询问着恋人的状况。最原终一趁机挣脱开来,往书砸过来的方向跑去。他看见了那个帮助他的人是谁。"啊……"他的心突然安定下来,那双紫色的眼睛忧虑的注视着他,美好的感觉却像是碳酸饮料中沉沉浮浮的气泡。

"最原ちゃん、快走!!"

王马小吉握住了他的手,他们在走廊上快速奔跑着。最原终一看着他的恋人,他的衣服有些地方皱巴巴的,看样子也经历了不少事情。

"你没事吧……王马くん?"他小声问。

"嘘。"他示意最原终一不要说话,然后放慢了脚步。最原终一突然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那声音随着他们脚步声的停止也终止了。他心里一凉,有人在追他们。

但握着王马小吉的手,他就感觉安心很多。

王马小吉轻轻打开了身后那间门,然后拉着最原终一的手走了进去。这间屋子是卫生间……最原终一挺想吐槽,但他什么话也没说。他把门上的锁给带上,然后叹了口气。气氛显得有些诡异。王马小吉直勾勾的盯着他,他微笑着,语气还像先前那样活泼,但最原却感到了陌生和恐惧。

"最原ちゃん,你是跟我一起来的那个吧?"

最原终一紧紧抱住了王马小吉。

他无法想象王马小吉经历了什么,但他可以猜出他肯定也有接近死亡的经历。想象一下,最信任的爱人举着刀子来追杀你……这样的事情,说不定王马小吉就碰到了呢。

"王马くん……你辛苦了。我们会出去,我们会一起出去。"他紧紧抱着王马小吉,感受着对方身体的温度,感受着他的呼吸、他的心跳……王马小吉愣了一下,轻轻拍着最原终一的后背,嘴角略微勾勒出一抹微笑。

"嗯。约好了哟。"

——————————————
时隔9个月的后续(?)
会尽量写完吧,又水了一话……现在还只死了一个估计好久好久才能写完。
我,我爱最王x(没了

评论
热度(14)

© 木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