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欢迎打开我的简介▼


头像是g社某游戏的迷之物种!我也不知道是什么x
下……周……我……一定更新……

开学随缘更新💤
_(:з」∠)_

【瑞金】生命交换游戏(1)

*极限ooc
*是两个病患的故事...该怎么说

1
“格瑞?”
病房内寂静无声,只有少年的声音在轻轻回响着。然而这声音却想石头沉入泥沼,缓缓的浸入黑暗之中。
这死寂着实让他的心脏震荡。
“格瑞?...格瑞?格瑞...”
金的声音变得有些着急起来,他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他又不好直接将手放过去看他有没有鼻息;况且起来太累了。
“金。”
显然格瑞被他吵醒了,但金总算舒了口气。即使病房内一片黑暗,他也知道此刻格瑞紫色的眸子正凝望着他...相隔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大概是一米,其间还笼罩着浓浓的黑暗。
“...没死呢。”
“太好了,你还活着!“
他们的声音异口同声的响了起来,但声音都很轻。金想格瑞一定是那副往常一面无表情,然后眉头微微皱着的样子吧。他为自己欢悦的语气而心生歉意,但他也什么都没有说。
“睡吧,格瑞,晚安。”金说。
“晚安。”
格瑞的声音依旧像以前那样,没有幅度却又带着一些温柔。
意料之中,他在道晚安之后就没再说话。

    金瞪视着天花板,他睡不着。
也不知道格瑞睡着没有......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生病之前他可不是这样,躺在床上没多久,他便能入睡。健康的日子太过遥远,他回想起来,仿佛在翻看泛黄的旧相片集。
当时他和格瑞正在交往中。每天,每天,对于现在的金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幸福时光。
连生了什么病都搞不清楚...
听说是一种新型病毒,没有任何治愈方法。现在他和格瑞几乎都无法下床。每天都躺在床上度日。只有每天三餐的时候坐起来,如厕的时候由医生搀扶过去。
光是走路,内脏疼痛的就像被碾碎一般。碎片在胸腔中搅动,令人觉得...
倒是死亡反而能解脱吧?
好听的话是在等待治疗方法,等待痊愈。难听一点,金知道,他和格瑞现在就是在等死。
他重重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将手伸到了枕头底下,指尖触碰到了相册的冰冷硬壳。他深知里面每一页是哪一张照片,他回想着以前那些照片,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浓重的黑暗,他想快点睡着,但就是睡不着。
他听见格瑞翻了个身,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他的心又一次颤抖起来...然而,他听见格瑞低声呢喃着,似乎是梦话:
“生命交换...游戏...”
“什么?生命交换游戏?”金愣了一下,然而格瑞没有再说话。金想叫醒他,然而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他便沉沉睡去。

白炽灯发出刺目的光,病房里亮的刺眼。窗边的亚麻布窗帘略显厚重,遮挡住了窗外的光线。金醒了。
啊咧?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他揉了揉眼睛,眼睛被这刺眼的光线刺的好痛。然后金突然想起了昨天睡前他最后一段记忆。就是格瑞的那句话。金立刻就清醒了,他悄悄的转过身看向格瑞。
出乎意料的是,格瑞此刻坐起身对着前方发愣。找往常来说,他应该会先叫醒金,然后在和他聊会天。
金慌了。
这时格瑞转过了头,他的目光与金对视。金傻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说些什么。半晌,他才扯起嘴角,望着格瑞咧嘴笑了:“格瑞,早安呀!”
格瑞接下来应该会露出微笑,然后说:“金,早安。”他想。
然而格瑞只是——金十分熟悉他,知道此刻他在苦恼着什么。他微微的低下头,然后才直视着金的眼睛:“金,你想活下去吗?”
金记得这问题算是一个忌讳,因为格瑞和金都很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过,但此时格瑞提出来了。
该回答什么?该回答什么呢...
他还是决定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然后说:“啊哈哈,我当然想啦!我也觉得我们都能活下去呢,然后我们去周游世界——”
格瑞少有的露出微笑:“嗯,你一直想去海边看看吧。”
“是呀!”金开心的点着头,他差点手舞足蹈起来,把被子踹飞;然而这些只在他的脑内想象,现实中的他根本就没精力做。他的确想去海边,然后拉着格瑞比赛游泳!“如果活下来就一起去吧!”
金看见格瑞的目光黯淡了下来,明显迟疑了一会,格瑞才开口。

“那,如果是你一个人去呢?”

“唉?”
金一时没反应过来。
一个人去?骗人的吧!难道是格瑞觉得自己快死了......就......。.
金突然想起了格瑞说的梦话。
“生命交换游戏。”

.........生命、交换。
...交换......

2
    每天晚上格瑞和金都会约好,如果一个人中途醒来,就要叫对方几下名字,...来确定对方有没有死。
每次格瑞呼唤金的名字的时候,他都忍受着巨大的不安。他害怕金死亡。
有时候格瑞能听清金均匀的呼吸声,他就不去叫他。有时候没有。他就会说:“你醒着啊。”如果金没有回答他,他才会连声呼唤着他的名字。
好在每一次金都醒来了。
但格瑞也惧怕死亡,但他并不惧怕死亡本身,而是自己死后...金究竟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是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心如死灰?还是为他的死感到悲伤呢...
格瑞喜欢笑着的金,在那些他回想起来内心就隐隐作痛的日子里,到如今苟延残喘的时光中,他几乎一直笑着。
只有一次,他微眯着眼睛像是还没醒来,金正好看着他,脸上的沉重难以言喻。每当金用轻快的语调跟他说话时,格瑞总能想起那个清晨...金看着他的表情。

凭什么啊,凭什么啊!
格瑞心想,为什么这种事情会落在他们身上...一无所知的新型病毒,日益虚弱的身躯,迟早到来的死亡,这不公平啊。
直到这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视野里是一片白色的空间,他孑然一身。呼喊也没有人回应,他默默走着。
感觉不到冷,病痛也完全消失,格瑞意识到这是梦境。
他一直向前走,地面上逐渐出现了很多箭头。沿着箭头的方向走了很久,他看见了一面落地镜。然而镜中并未出现他的身影,而是出现了金的身影。
天空中突然飘起了雪,落在地上却是直接融入了地面。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杂音,格瑞环顾四周,没有任何人影。
然后,有人缓缓开口说话了。
...那声音是他自己的声音。

“格瑞。”    “格瑞。”
    “格瑞。”

不断呼唤着他的名字,另他头痛欲裂。

“...你是谁,我就站在这里,你想怎么样。”格瑞说。
“...镜中...是你的挚爱之人吧?他和你一样,快死了呀。”那声音说。
“...那又如何。”
“不应该感到幸运吗?你有机会拯救你的爱人。欢迎参加生命交换游戏!”

“...生命交换...游戏?”

他低声重复道,实话说,这个名词让他觉得非常不靠谱。他在想自己为什么醒不来,莫名其妙的陷入这个梦境里,这是什么现实魔幻...
“生命交换游戏,即是说!你可用你自己的非正常死亡,换取他健康的生命。”
格瑞心中一动。
“我为什么要信你...”
“反正你也要死了吧?这个世界上被选中的人还不少哦,把握住你的游戏资格吧。”
他看见镜中的身影逐渐变淡,然后变成了自己的,漆黑的影子。
上面写着:生命倒计时:7天。

然后,他猛然惊醒。
白炽灯的灯光刺激着他的视觉,原来已经白天了。每到十点钟,医院都会开灯。因为厚重的窗帘挡住了光,医院又怕窗外景勾起病人的回忆。
...还不如打开窗帘呢。格瑞时常想。

原来自己已经睡了这么久吗?
他费力的起身,对着墙壁发呆。
自己只能活7天了...那么,不如放手一搏,只是...
他回头望向金,不想金正望着他。
“格瑞,早安呀!”金的笑容自然而爽朗,格瑞的心微微一颤。
“金,早安。”他说。

他情不自禁说,情不自禁的问...
“金,你想活下去吗?”
“...那,如果是你一个人去呢?”

TBC

—————————
昨天跨年时候的产物!四月份就入了凹凸,然而一直都没有写(...)
极限ooc,唉。
以后更新这篇就直接编辑了!我想伪装出我活着的假象(什么)上次更文是九月三十号,我,季更文手。x

总之元旦快乐呀!

评论(2)
热度(12)

© 木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