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浅尝辄止♬


头像是元气骑士中骑士的春节皮肤(神经病啊!)
写出让自己满意的文字好难。

「最王最」No title(3)

*设定奇葩
*混更


是第一章

前篇

后篇




 回到家的时候大概是三点多。

 学生会的事情让王马小吉忙的焦头烂额,初中时看不顺眼的同班同学不知怎的突然冒出来添乱,搞得他脑袋里的想法乱作一团。最原终一的态度本来就让他有点儿难过,初中同学的刁难更让他恼怒。

 什么嘛。高一一年没有见到出来找麻烦的,刚刚只是和最原ちゃん牵了一会手而已。...就被指着鼻子强化罪名。

 “王马さん、一年多没有联系你的癖好似乎变得奇怪了啊?”

 “...真正奇怪的是你吧,披着好学生外衣的校·园·欺·凌·者。”

 初中的记忆充斥着痛苦。

 王马小吉望着眼前的同学,心里都觉得好笑。怎么看都是败者的姿态啦,明明初三也较量过很多次,可那个懦弱的王马小吉的形象是不是消失不了啊。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任谁都会觉得没有劲吧。

 “我和最原ちゃん都是新生代表,我带他参观校园很正常吧?相反,你这个月违纪很多次了。”

 他语气难得的不悦。

 眼前的学生神色逐渐变的难看起来,他转身就跑了。王马小吉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文件,不禁长叹口气。
 
 不同于上午的明媚,天气开始转阴。乌云遮住了阳光。

 初中同学的搅局只能让他原本就不算好的心情更加阴郁。
 
 他到家后就放弃般的扔下手里的东西,躺在床上,脑子里的想法混乱而奇怪。他一直知道最原终一就是那个推理小说作家“Saihara”。

 第一次见到最原终一是在医院。

 王马小吉暗自觉得自己有些好笑,说不定最原终一都不知道他第一次与王马小吉相遇是在那个时候。但是他却一直珍惜着这段记忆。

 在他印象中那天天气很不好,乌云积压着,似乎下一秒狂风暴雨就要到来。灰色的天空笼罩城市上空。憧憬着初中生活的他,作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成为校园暴力的对象。

 他戴着口罩,为了掩盖脸上被打出来的伤。那时候他还没成为偶像,当然,他面无表情的回忆着过去,当他的同学知道他成为偶像之后,校园暴力的阴影越来越深。

 他独自一人去医院,挂号,孤独感几乎吞噬了内心,他碰到了最原终一。

 那个人戴着一个帽子,态度拘谨而小心。不断的喷嚏让王马小吉意识到,哦,他原来是感冒了。

 在之后的交谈中最原终一告诉了他的名字,他却摇了摇头没有透露自己的姓名,他实在不想在如此狼狈的情况下告诉别人姓名。

 他们聊了很久,聊了最原终一喜欢的推理小说,也讲到了王马小吉的兴趣爱好,甚至讲到了校门口的一只猫。他们还谈到了理想,当时的对话清晰的烙印在他的脑海中。
 
 “我的话!!当然想成为侦探...不过现在来说,我想成为一名作家。”

 他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脸部被帽檐遮住,王马小吉看不见最原终一露出了什么表情。

 “你呢?”

 王马小吉把“想成为总统一类的厉害人物”这句话硬生生的吞了下去,这句话可能有点吓人而且没什么可能实现,他的声音很低:“我不知道...”

 “啊,那你当一个偶像怎么样?”

 最原终一笑的有些腼腆:“我觉得你的声音很好听,如果你成为一个偶像,肯定会很受欢迎呀。”

 ...偶像。

 就是被许多人崇拜着,言论也很有影响力的偶像?

 王马小吉眨了眨眼睛,暗想这个提议还真是不错。他露出了一个微笑:“谢谢你。”况且,眼前这个人给了自己这么高的评价,不去尝试一下也不行吧。

 即使他日后真的后悔过,身为偶像的他,欺凌事件更是如暴风骤雨。

 初三开头他感觉自己浑浑噩噩的。表面上他一副胆小懦弱的样子,因此老是被欺负。每次几乎是要被揍到要吐血,成绩名列前茅又身为偶像的他,被严重的孤立着。

 明明名气又不是很大,王马小吉愤恨的想到。他在心里咒骂着那些人,却不敢反抗。

 一日放学后他来到了书店,看见了署名为“Saihara”的小说。

 ...没听过的作者呢,他的目光从封面上移开,但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了最原终一的名字,王马小吉考虑了一会,最终将这本书买了下来。

 书名为《解答者》。..........

 回到家中,他匆匆忙忙的吃了面包当晚饭,写完作业之后他便趴在床上,在温暖的橘黄色灯光的映照下,翻开了这本小说。

 ...作者栏的头像画着一个戴帽子的q版人物形象,话说回来,原来这本书原来是网络小说,引起了话题性才集结成册的吗。

 虽然王马小吉觉得这文笔有些稚嫩了,但作为小说来说人物和情节确实设置的很棒。

 阅读了几页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发生在校园里的阴暗故事。

 “被欺压者应该站起来反抗。”

 他想起了那个戴着帽子,坐在候诊室外笑的腼腆的孩子。一想到这本书可能出自他的笔下,王马小吉就感到有些不寒而栗。

 ...最、最原くん?

 王马小吉有些慌乱了,他怎么也无法将这本小说和那个人联系到一起。明明(*在王马小吉看来)只是初中生的文笔,情节和人物塑造却意外的不错,但是内容...

 这本小说从开始到结束,都弥漫着不安的气氛。这是一个灰暗的故事,被害者和加害者的互换,令人惊奇而感到窒闷的结局。

 王马小吉沉默着合上书。这本书也让他意识到一件事,自己不能再这么畏畏缩缩下去了。

 成绩一向名列前茅的他,明白自己的定位以及力所能及的范围。

 让欺凌者的团体内部瘫痪...

 他的目光凌厉了起来。



 作为新生偶像,王马小吉的人气在最开始并不是太高,但也不算一个冷门。成为偶像之前他练过唱歌,由于声线得天独厚的优势获得了好评。真人秀获得冠军之后,就作为一个青年偶像出道了。

 但专辑和海报的销量也是不错,经纪人也很认可他的表现。他成功的举行了演唱会,场面出乎意料的热烈。星星点点的紫色荧光闪烁着。

 演唱会结束后,他准备离开。却意外的碰见了...最原终一。

 “你...你好!冒昧打扰一下!”

 那个人比起几年前见面已经长高了不少,声音依然还是如女孩般细弱。帽檐在他的脸上投下了一片阴影,王马小吉打量着他,惊奇的发现眼前这个人应该是他的忠实粉丝。

 ...他身上穿的是风格非常不搭的限定T恤,跨包上挂满了吧唧,手里拿着初回限定的CD和支中性笔,是他前不久发售的那张。

 “我是你的忠实粉丝!!请给我签个名吧。”

 “呃?嗯...好。”

 王马小吉瞥了他一眼,说不出那个人脸上是什么表情。激动,亦或是喜悦?不...他感到有些害怕,但仍然勉强露出微笑,在CD封面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然后,他飞快的跑走了。

 自这之后王马小吉开始下意识的留意最原终一,他对这个人很好奇。他们所在的初中离得并不远,甚至他有时候在回家的路上,都能看见最原终一。

 身穿初中校服、又经常戴着口罩和帽子的王马小吉非常不起眼,任何人都难以将他和舞台上那个偶像联系起来。

 他经常看见最原终一独自一人走在路上,手里拿着本书,一看就很难接近。

 偶尔会看到他蹲在路边喂猫。

 在那条街上,他们的目光有时候会对上,王马小吉总是低下了头,然后匆匆走过去。

 他在放学路上,心里默默的酝酿着一个计划。离毕业越来越近,再不处理,就来不及了。

 王马小吉一直都知道,自己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说...改变现在的风格?”

 “啊、是!毕竟作为偶像也应该尝试其他风格吧?”

 “你是主打可爱风的偶像啊...你想改变成什么风格呢。”

 王马小吉平视着经纪人的眼睛,轻微的抿了抿嘴。

 “像总统一样...能引导全场的节奏吧。”

 他看见经纪人瞪大了眼睛。




 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王马小吉没怎么考虑过,但他确实想为理想的自己而奋斗。他要以强势的姿态为初中生活划上句号,让那些欺凌者认识到错误。

 他的确做到了。

 “那个偶像、王马小吉发生了什么啊,感觉超级难惹啊。”

 “欸..?我倒觉得他性格很好啊,特别可爱,就是稍稍有些烦人。嗯,意外的喜欢说谎呢。”

 校园中舆论的方向改变了,他的心情也好转起来。不同于之前畏畏缩缩的那般,他成了校园里被敬仰的存在。只是有些别有用心者会来刻意找麻烦,他便狠戾的回敬。

 离毕业的时刻越来越近,王马小吉发现最原终一也在发生变化。

 那个人渐渐不再那么孤独。有时王马小吉骑着单车疾驰而过,眼睛余光能看见最原和几个同龄人有说有笑,怀里抱着几本小说。

 他们有时正巧走在同一条路上,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在走道上,气氛出乎意料的寂静。擦身而过、双方都似是没有看到对方——

 四月份,王马小吉毕业了。

 他升上了自己心仪的高中,开始了缤纷的新生活。这一年的生活充实而忙碌,他渐渐淡忘了最原终一,这个他念想了许久的人。

 唯一的交集是有时会买几本他的新书,看着他的进步。

 直到后来王马小吉在推特上关注了最原终一,他们偶尔会私信联系。...越是亲近,王马小吉便越是想了解这个与他同样经历巨大变化的人。

 但他原以为他们的交集就大概如此了。在时间的推移中他渐渐成为了超人气偶像。

 直到这年三月,樱花盛开的季节——

 他在名单上看见了最原终一,什么啊、是新生代表吗!曾经的记忆鲜活的浮现,他沉思着走出学生会,在校园里撞到了最原终一。

 目光对上的那一瞬,王马小吉感觉心跳逐渐加快。

 ...是这样吗?

 他其实喜欢最原终一啊。





 王马小吉直直的从床上坐起来,面色阴郁。
 
 他怎么看不出来最原终一讨厌他呢,怎么看不出来那个人一直在躲避他呢。

Tbc.

——————————
高中好忙啊!!(什么
差点连月更文手都做不了了,这是混更(......
总之,感谢你的收看—!

 
 
 

评论(2)
热度(35)

© 木柒♪ | Powered by LOFTER